石破天,向天笑最勤奋且坚毅的弟子,一颗赤子之心,多年来不曾变过。

对于修道者来讲,这是十分珍贵的存在。

但若作为江湖中人,却是不太合适。

……

近距离遭到对手力一击,石破天飞躺在空中时,就已陷入昏迷之中。

整个人重重的砸在尖斜的树桩上。

“噼啪”一声,树桩碎裂。

就在此时,一左一右两个身影将石破天扶住。

“六师兄!!”

九儿惊呼一声,就欲查看石破天背部。

言青书将九儿一阻,双手将师弟抱起,又轻放在地上,长吁一口气道:

“还好师弟有大静金刚功护身,否则后果难料。”

纯真可人马樱侨

九儿听得大师兄如此讲,也是舒了一口气。

看着昏迷不醒的石破天,九儿柳眉一竖扭头怒视其凶手——‘铁砧’黑不转。

左手一张,九儿掌中现出白丝。

然而,一只手臂挡在九儿眼前,就听言青书低声言道:

“九儿看好六师弟,将此人让于为兄可好?”

语调低稳,但内里……却是包含怒气。

微微张了一下口,又是将嘴闭上,九儿能从言青书身上感受到一股冲天怒火。

把缴获的双剑放下,又是解开白袍脱下叠好,言青书动作很是缓慢。

黑不转注视着面前之人,“嘿嘿”一笑,低声道:

“你确定要一个人迎战老夫?”

“嗯。”短促的鼻音算是回答,言青书开始把手臂上的银环一个一个的放下。

看着银环,黑不转挑了一下眉,又问道:

“你是言青书?向天笑的大徒弟?”

“嗯。”还是鼻音,只是比适才稍稍重了一点。

旁边,九儿眼眸大睁,连忙弯腰抱起石破天就往后退。

放下石破天,九儿挡在其身前,双手张开布下一道白丝网壁,感觉不太放心又是布下两层。

解下所有累赘,言青书平静的走到黑不转面前,问了一声:

“你是黑不转?”

“正是老夫!”黑不转傲然回应,并道:“既知老夫之名当知……”

话音未落,就见言青书突然身形暴长一圈!

“嘶啦”一声,言青书贴身的衣衫尽然在瞬间分崩离析,四下纷飞。

此刻,原本标准身材的言青书,变成了一位肌肉突起的壮汉,坚如岩石一般的肌肉上,青筋暴露!

九儿不由自主的身体有些发颤。

言青书,昆仑派第十九代弟子中的大师兄,也是最温柔的兄。

师弟们犯了错,他从来都是挺身出来以身代受,师弟们受罚,相陪一起的总是大师兄。

若是有师弟练功受了伤,大师兄一定会是在其身后,不惜真气为其疗伤的那个人。

所以,师弟妹们都在私下亲切的称呼为,最最温柔的大师兄。

然而,对于昆仑山上‘最温柔的兄’还有另一项传说。

相传,当年昆仑派进攻唐门时,大师兄留守在家。

有不长眼的某家门派,伤了昆仑派的弟子,并且还至残了。

结果,大师兄独自一人连夜下山,至于什么时候回来的,却是无人得知。

只知道,第二天一早,就有人发现大师兄在自领处罚。

后来,有外门弟子传回信来,信中说:

有灭门惨案发生,负责调查的锦衣卫到现场后,直接就吓尿了。

整整一个门派,被夷平为白地。

是真的被夷为白地,平平整整,便连砖瓦房舍都是不见。

就在九儿还在想着,旁边又挤了几个人过来。

是铜虎、阿飞等几位负责机动的内门弟子。

铜虎入门较晚,很多事都不知道,只是瞧了瞧现场的情况,轻轻拉了一下九儿的裙边,低声道:

“九师……姐,六师兄没事吧?”

九儿白了其一眼,也是低声道:“想问什么就明说。”

旁边,阿飞作为老资格的内门弟子,还是蝙蝠、麻鹰的唯一传人,在吞了口唾沫后,说了一段让人深思的话:

“别说话少年,好好看着吧,什么才叫最强。”

那厢,黑不转的表情越发的沉重起来,面前的言青书不仅仅是身形变了,整个人的气质似乎都发生了改变。

之前如果是谦谦君子,那现在就是一头噬人凶兽。

便只是站在面前,黑不转就感觉到一种莫大的心里压力,几乎要压得他喘不过气来。

“啊~~~!”一声大吼。

黑不转右拳一拳轰出!

言青书也在同一时间动了,却是左拳出击!

“嘭!”的一声大响。

拳拳相接!

气浪排开,青草贴地,树丫轻枝断折,靠得较近的树木,整个叶子都被气浪给吹秃了。

再度大叫一声,黑不转左拳再轰。

言青书表情未有丝毫变换,右拳击出。

又是拳拳相接,气浪再度排开!

两人四拳相抵,黑不转只觉眼前的年青人瞬间高大了许多。

猛的一脚踹出!

黑不转整个人向前倾了一下,他一脚踢空了。

言青书竟然活生生的在他面前消失了?

人呢?

观战的昆仑派弟子,都躲在九儿的丝壁后面,从丝壁的缝隙中盯着黑不转的身后。

九儿嘴里轻声喃语道:

“轻烟云罗步。”

九儿口中所言,乃是昆仑派最强轻功,没有之一。

仅昆仑派第十八代内门六人,以及第十九代有限几人获得传授。

非是向天笑藏私,实在是此功要求太高,消耗也是奇大。

就昆仑派的战史来看,也仅出现过几次。

出现在敌人身后的言青书,毫不犹豫的一拳上勾打出!

正中黑不转腰部。

七炼神拳之——摘精!

身坚如金刚的黑不转,直接就是一口鲜血喷出,接着整个人被打上半空。

言青书提纵跟随跳起,双拳连击!

“啊~~啊~啊~啊~~!!”

天空中回荡着黑不转越来越小声的惨叫,以及……不知是击打皮肉还是撞击金属的声音。

九儿能从中听出断断续续发出的骨裂之声。

无数的拳影击打在黑不转的身后,言青书甚至还用上了梯云纵!

不断上升,不断击打!

天空中开始有血雨抛洒。

当上升到一定高度,言青书身形又是消失不见。

再出现时,到了黑不转的正面。

两人身形下降的速度突然加快,却是言青书又开始了正面击打!

落拳如影,黑不转整个人如同一块人形沙包。

“轰!”的一声巨响。

两个人同时砸入地里,地面立即出现一眼深坑。

言青书从坑中跳出,又是举拳!

“大师兄”一句微弱的呼声。

九儿连忙回头,却是石破天醒了。

把六师兄扶起,九儿立即抬头颤声叫道:

“大…大师兄!别…别打了,六师兄醒…醒了!”

收回了拳,言青书整个人好似缩小了一圈,又是变回原本的样子。

走了过来,言青书二话不说就是把石破天扶来盘坐,自己坐在他身后给其运功疗伤。

九儿自然担负了护法的任务。

阿飞拖着铜虎离开,他们有自己的任务,后者还想去地面那处深坑看上一眼,前者却是说道:

“别看了,记住!千万千万,别惹大师兄生气!”

大师兄生气,后果很严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