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她很瘦弱,身子小小的,可此刻背脊却异常挺直,仿佛小小的身体蕴藏着无数的力量,谁也不敢消失。

一时间,整个超市鸦雀无声,甚至有的人都不敢和她对视,因为心虚。

她紧紧地牵着小希的手,然后带着孩子出去。

她回到家里,让小希和念暖一起去院子里玩。

白若年微微拢眉:“他到底不是亲生的,现在就像是埋下一个种子,就不怕这孩子以后倒打一耙?”

“他永远知道自己是外人,身上没有们的血液。以后但凡们做出点选择,他心生多疑的话,很可能兄弟反目成仇。”

许意暖听到这话,心脏微微一颤,知道她提醒自己是好意。

但她更愿意相信,人心本善。

现在小希已经有了一定的认知,此刻丢掉,那将会成为他一生的阴影。

她也从未想过厚此薄彼,她一视同仁,已经很努力地去做一个妈妈。

她相信人性本善,所以从小加以引导,他以后肯定不会太差。

沙漠里的风情女子美艳如妖

“谢谢伯母的提醒,说的这些我都知道。我只能正确的引导我的孩子,至于以后……我总不能为了一种可能,现在就开始放弃我的孩子吧?”

“自己能有个度,那是最好的。”

白若年点点头,也相信许意暖心地善良,教出来的孩子不会差到哪里去。

她去了院子,支走了念暖,然后抱起小希。

“小希,妈妈在很努力的做对的事情,但我也是第一次为母亲,第一次为儿子,如果妈妈做错了什么,让觉得不舒服,一定要告诉妈妈好不好?”

小希闻言,很认真的点头,咬着手指好长一会儿才说道:“那……那妈妈会丢掉小希吗?”

“不会,永远不会,姓顾,是我和顾寒州的孩子。”

“可……可我不是亲生的,弟弟妹妹都是从妈妈的肚子里爬出来的,可我不是……”

“是啊,和念暖和团子没有血缘联系,那爱他们,她们爱们吗?”

“爱……”

他听得懵懵懂懂,但还是很认真的回复。

他很爱念暖妹妹,很爱团子弟弟,他时刻提醒自己是家中长子,要担当起保护弟弟妹妹的责任。

现在是,以后也是。

“小希,亲兄弟也未必和睦,有的人没有血缘,却生死相依。人心都是肉长的,妈妈对好,我相信小希也心疼妈妈对不对?”

“嗯,小希很心疼妈妈,我会和爸爸一样保护妈妈的。”

“乖,妈妈相信。”

她温柔的摸了摸他的脑袋,他瞬间涌上了一种责任感。

他是家里的男人,要保护妈妈,这是爸爸说的。

等团子长大了,他们三一起保护妈妈和念暖。

她陪孩子玩了一会儿,顾寒州从外面回来,脸色微微沉重。

她意识到什么,跟着他去了书房。

“怎么了?”

顾寒州轻轻地拥抱住她:“没什么。”

“我是老婆,有心事,难道我看不出来吗?”她无奈的说道:“到底怎么了,怎么愁眉不展的样子。”“刚刚得到消息,雾岛……被袭击了,头目尼尔被抓,已经当街游行后斩立决。雾岛里有的人并未参与组织活动,只是把雾岛当成避难所,所以这些人可以无罪释放,但是

有一批人逃出来了。”

“这和我们有关系吗?”“他们偷渡来到了帝都,其中有个一个连环杀手,曾经犯下十二起杀人案,最后被警方逮捕。在执行死刑的时候,竟然被人劫狱。劫狱的是他的至亲兄弟,两人一个是窃贼

,一个是杀手,狼狈为奸。”“雾岛分为两派,激进派和保守派,尼尔是站在保守派这边的,因为这兄弟二人的撺掇下,引发了很多战争。曾经威廉在,可以震慑他们,还能安分点。现在两人带着雾岛

侥幸逃生的人,偷偷出来。其中不乏恶贯满盈的人,躲避法律的制裁。”

“帝都最近不安全?”“不仅如此,已经好几大企业出事,全都是绑架案,要求高昂赎金。对方想要钱,拿到钱也好跑路。所以将主意打到了上流社会。全部消息已经被高层压了下来,怕闹得人

心惶惶。”

“所以,是在担心我和孩子?”

“对,这段时间我不外出,我在家守着们。”

“也好,就当放个假,我就不相信那些人不知死活,敢明目张胆的上门绑架人。”

“不要小瞧这些亡命之徒,为了钱什么都能干得出来。毕竟,他们也想活着,他们为了能够自己活着,可以剥夺别人生存的权力。这就是恶人!”

许意暖听言,有些感触。

她抱了抱男人宽厚的身子,小手揪着他的衣服。

“有在,我不怕,天塌下来也不怕。”

“哦?是吗?”

男人闻言,眼中闪烁着灼人的光辉。

他一边深深地看着她,一边拉扯自己的领带,丢在一边,动作狼性十足。

里面是白色的衬衫,纽扣扣得一丝不苟,严严实实,可现在却从上到下,一颗颗解开,露出那性感诱人的喉结。

她怔怔看着,竟然情不自禁的吞咽了一下口水,实在是太性感太好看了。

他抓着她的手,放在了自己的胸口,肌肤滚烫,摸着有些光滑。

她这才反应过来,意识到什么,下意识的抽身离去,但是男人怎么可能这么容易放她离开。

“不是有我在,不怕吗?”

“不,有在,我更怕,顾寒州……这可是书房,办公场地神圣不可侵犯……”

她的话还没说完,男人已经大手一挥,直接将桌面上价值几个亿的合同,全都扔在了地上,不屑一顾。

随即大手一拖,将她放置上面,她稳稳地坐着,桌面冰凉和她温热的肌肤形成鲜明的对比。

“听这么说,竟然有几分刺激。”

“额……老不正经!”

许意暖刷的一下,小脸立刻涨红无比,眼神也变得羞答答的。

虽然两人从谈爱到现在,已经六年了,可她却觉得时光很快,如同白驹过隙。

她能明显的感受到自己的变化,从十八岁的愣头青,初生牛犊不怕虎,到如今有自己的想法,能决断的处理事情。

而顾寒州……一如既往,六年未变。

或许,从确定她的那一刻,顾寒州就不曾变过了。六年如一日的爱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