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沄有些不解地顺着丛珊的目光望去,落在那两个还在床边收拾的丫头身上,忍不住有些好笑地对着丛珊说道:“她们两个天天都来,你是看出了什么不对的地方?”

丛珊摇了摇头,顿了一下后对着舒沄说道:“小心为上,婢女没有什么其他大的本事,能护在姑娘身边就够了!”

舒沄无奈地笑笑,也不再多说什么,遂了丛珊的意思,一直等着那两个丫头把床褥收拾好,给她行礼退下了之后,这才望向丛珊说道:“你安排个丫头去弄点热水就行了!”

丛珊点头,走到门前,招了一个丫头来吩咐完后便又回到了舒沄的身边。

热水很快送来,洗漱完毕之后一切依旧如常。

丛珊松了一口气,服侍着给舒沄换了衣服,看着她上床躺下后,这才笑着说道:“姑娘安心休息,婢女就在这里后着。”

“点褚还没有回来吗?”舒沄朝着门外的方向看了眼,忍不住问了一句。

丛珊摇头,但是镇定无比地对着舒沄说道:“去问消息,还得找不少相熟的丫头套套旧情才行啊!哪里能那么快便回来?姑娘不用担心,点褚可有的是法子…….”

舒沄点了点头,只感觉鼻尖那床褥里散发出来的一道道熏香让她的眼皮有些发沉:“我有些困了,就先睡了。”

“是!”丛珊笑着给舒沄压了压被子,看着她疲惫地合眼睡熟,眉梢这才微微皱了皱,有些担心地看向了门边的方向。

点褚离开的时间,有些长了呢!

孔令仪和点褚从宁道长的院子里出来之后并没有第一时间回到舒沄的屋子去,而是在半道上瞧见了一个鬼祟的身影在花园内一闪而过,两人根本来不及多想,直接便追了上去。只是那个人影却是身手敏捷无比,引着孔令仪和点褚追了半响,最终还是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火车上的女神

孔令仪皱紧了眉头站在慧园的竹林里,想了许久后这才对着点褚说道:“我先送你回去,你们把舒姑娘哪里看好了!”

点褚赶紧点头,一路疾行着这才回到了舒沄的屋前。

而宁道长则是在点褚到了之后半刻之后,这才赶来。

“孔大人呢?”宁道长有些奇怪为什么孔令仪不在屋前守着,于是便对着点褚问了一句。

“婢女和孔大人回来时瞧见一个鬼祟的影子,一路便追了过去。只是最终,我们还是追丢了,所以孔大人带人去搜查去了!”点褚老实地把事情与宁道长说了,然后小心地推开了舒沄睡着的那间屋子,低声继续说道:“丛珊说姑娘有些困了,已经歇息下了。”

宁道长点了点头,踌躇地在门外站了站,这才抬脚跨了进去。

丛珊早已经等候在了屋子里,看到宁道长出现后便赶紧上前来行了礼,然后低声问道:“道长,需要婢女把姑娘叫醒吗?”

“不必!”宁道长面色严肃地摆了摆手,示意丛珊和点褚跟着自己,这才转过了屏风,走到了舒沄的床前。

此刻的舒沄静静地躺在床上,表情却是隐隐有些痛苦。

“姑娘?!”丛珊心里微微一惊,赶紧拿了一张床边放着的帕子走到了舒沄的身边,小心地为她把额头上的汗水给擦拭了干净,然后垂着眼眸对着宁道长说道:“婢女刚刚离开的时候,姑娘似乎没有这样。”

宁道长点头,明显是信了丛珊的话。

丛珊松了口气,这才在宁道长的示意之下让开,站到了床的另外一边去。

宁道长看着舒沄那张明显有些痛苦之色的神色,伸出手来在她的头顶上方悬空移了移,然后便掐着手指算了起来。

丛珊和点褚都好奇地看着宁道长的动作,大气都不敢多吐一下。

“这几日,可有什么生人进屋?”大约半盏茶的功夫之后,宁道长便放下了手来,皱着眉头望向点褚和丛珊问道,“在舒姑娘身边,可有什么陌生的人出现?”

“陌生人?!道长,您看婢女两人可算?”点褚想了想,认真无比地对着宁道长说道,“姑娘身边的事情,婢女两人并不太清楚…….如果道长想知晓的话,婢女去问问姑娘身边以前跟着的那位张妈妈?”

“不用了!”宁道长却是摇头,“你们到了这里之后,可有见过什么生面孔?在舒姑娘身边出现次数较少,但是却每日都会出现的?”

“次数少?每日还得出现?!”点褚顿时愣住,仔细地回忆了起来,却是什么都想不起。

倒是丛珊皱了皱眉头,没来由地一下便想到了那来给舒沄铺床的丫头。可是,铺床丫头每个院子里都有,几乎也没有什么特别的,丛珊便没有立刻开口。

一直等到点褚对着宁道长摇头,表示自己确实什么可疑之人都想不出来后,丛珊这才犹豫地开口说道:“道长,平日里婢女们都只去注意姑娘了,并没有多注意身边的人……要说每日都出现在姑娘身边的人,婢女现在也就只能想起那两个每日来为姑娘铺床的丫头…….”

“铺床的丫头!?”宁道长皱了皱眉头,目光落向了床上,“可都是熟面孔?”

丛珊点头:“自婢女们来姑娘身边,见到的都是那两个丫头,姑娘以前倒是没有多注意过那两个丫头的长相,所以也不一定清楚以前是否也是她们两人。”

宁道长继续点头。

点褚的目光却是在宁道长和躺在床上的舒沄脸上移了移,不由开口问道:“道长,姑娘是否是有什么不妥的地方?我们这般说话,她为何也没有醒?!”

因为担心半夜段因瑞犯病,所以在点褚和丛珊一到的时候,舒沄便告诉过她们自己的睡眠很浅,让她们尽量不要在自己睡着的时候发出声响来。

可是现在她们在这里说了半响的话,舒沄却是完没有一点被打扰而要苏醒的样子,再加上宁道长的神色,点褚便觉得有些不太对劲了。

宁道长倒是有些赞许地朝着点褚看了眼,然后才说道:“舒姑娘应该是被人下了咒……所以她才会听见我们都听不到的歌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