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天银被杀,疾刺被斩,令惮烦与地老也是一愣,趁着这功夫,八部、天老也匆匆逃命,谁敢在驻留此地,谁还有斩杀魏央的心思。

一时间,画风突然转变,原本奋力欲要斩杀魏央的圣堂弟子,却在玄老出手之下溃不成军。而当地老与惮烦反应过来之后,八部与天老早已失去了影踪,如此含怒之下,也是奋起追杀敌人,希望能够弥补刚刚愣神之下,导致天老与八部逃离的失误。

而此时费恩与烈夜等人,汇聚在魏央的身边,看着魏央正在恢复道规之力,内心不仅更是敬畏。

而萨达想要张口说些什么?却又不知从何说起,脸上只能化为苦笑,内心暗道一句:这般的妖孽,自己还想与对方为敌?真t是不要命了。

风沙口远处,唐荣叼着口中的草棍儿,看着前方的师尊,身边缓慢而行的将士,嘴角轻轻的一翘,心中不禁暗暗的道了一句:师祖真是不智,干吗非要保护那魏央,投了大法师虚落不是更好?自家的师尊也是够小心的,本就有心思背叛师祖,却遮遮掩掩,好不痛快。

而就在唐荣暗中嘟囔之际,远方匆匆而来的两道身影,瞬间冲进了本方阵营,手起刀落之间,本方的将士纷纷折损于两人手中。

看着师尊根本不是对方的一合之敌,唐荣顺势一滚,看着八部与天老两人,匆匆向远处奔袭而去,看着两人的背影,不知道什么事情,竟然会让两人,如此的惊慌失措?难道还有人追杀他们不成?

“玛德,难道是败在师祖手中?不会吧?对了,那八部怎么和天老混在一起?”

躲过一劫的唐荣,站在原地不知道如何而为,就这样目送两人的背影,久久站在原地,心中皆是劫后余生的庆幸之感。

“唐荣,师尊呢?八部与天老那两个畜生呢?”

就在唐荣欲要帅军,继续前行之际,惮烦与地老也来到此地,看着东倒西歪的将士,皆是一脸恐惧的看向远方,就算不用唐荣去说,两人也知道对方,定是冲破了防线,快速的逃离了此地。

黑性感的奇迹

“那个师尊,被八部所斩?师祖,他们往那边跑,嗯,是逃了。”

唐荣一愣,快速的回答惮烦之言,到了最后心中一动,却突然把跑字,换做了逃字。

“嗯,不错,师尊的仇,我们一定会让八部他们加倍偿还,走吧,与我去见圣子。老地咱们也不好追击,只怕他们去了涧桥城了。”

惮烦对于唐荣的言辞颇为满意,伸手拍了拍对方的肩头,示意对方莫要恐惧,这才看向了地老,似乎在征求对方的意见。

“嗯,走,咱们也要抓紧时间,若不然等到虚落得知计划失败,难保不会狗急跳墙,不顾他在圣堂的名声,令涧桥城守军出手。”

“嗯。”

两人相互点点头,直接转身向前离去,只留下一脸懵逼的唐荣,静静的跟随两人向前,不知道究竟发生了,怎样的变故,竟然令八部两人匆匆而逃。

而当唐荣知晓五法师天银,已经死在玄老之手,疾刺率众更是折损此地,这一切让唐荣彻底傻眼,不仅暗道师尊不智,若是心中没有其他心思,哪有殒命之危?糊涂啊?岂不知刚刚他也是这般的糊涂,只不过他比他的师尊,要幸运一点点而已。

当唐荣追随惮烦来到了,魏央所处的战场,看着满地的狼藉,以及地表之上汇聚的血河,甚至空气之中,依旧弥漫着一股股刺鼻的血腥味。

即使没有设身处地,看到真实的杀戮场,可是唐荣所率之众,也能感受到战事的惨烈,更是惊呼本方还能心存数千人,要知道惮烦率领的麾下弟子,也不到五千余人,能够与虚落麾下知名的刺卫交手,还能保存大半的实力,这足以有自傲的本钱。

看着一众带着崇敬的眼神,这些幸存的圣堂弟子,突然觉得魏央的确所言不错,战场只有生与死,只有那些活着的人,才享受胜利的殊荣。而死去的人,只能活在人们的心中,享受后人的尊敬而已。

“圣子,玄老,还是被他们逃了。只怕这涧桥城不好走。我们要不要?”

惮烦话语之中的意思很明白,可是眼神却落在了地老的身上,车女初就是地老的女儿,可是就连萨达都不记得父亲玄老,那做为萨达的妹妹,是否能够听从父亲的话语,众人心中根本没底。

“我相信我能说服萨提。”

萨提是车女初的本名,看着一脸郑重的地老,众人都是微微摇头,只怕地老心中也没有十足的把握吧?

“好,我相信。”

魏央点点头,显然是赞成了地老的想法,谁也没想到魏央会是这样的选择,就连地老也没有想到,一时之间,呆傻在原地,眼中尽是感激之色。

“走吧,难道我们还能原路而归,去往圣堂与虚落决一死战?即便我们有这样的实力,莫要忘了,还有那位在暗中,一直窥视的二法师神兜,他可绝对不是个省油的灯啊?而们也不想去往其他领域,被其他领域的掌权人看管,亦或是出手泯灭吧?竟然如此,我们还有的选择么?”

眼下众人已经到了风沙口,那只有三个选择的方向,一是经过涧桥山去往魔域,二是经过左面的煞风岭,去往土堂领域之中,三是原路返回圣城。

无论是三者选择其一,面临的都是危险重重,而涧桥城之中,虽然拥有数十万大军,但是这些圣堂弟子,并非都是虚落的麾下嫡系弟子,也有其他法师的弟子,就算双方在此一战,众人也有斡旋的空间。

另外掌权者还是地老的亲生女儿,还有那么一成的希望,能够说服对方。魏央这般的选择,也令众人明白其意,确实是眼下最好的抉择了,亦是纷纷表示大为的赞同。

事情既定,众人简单的休整一下,便直奔涧桥山而去,前途漫漫,危险却已不是重重,这一路众人走的,都是无比的沉重。

而在涧桥城之中,当八部与天老踏足城外,突然被一道道四面八方而起的金光笼罩,亦是惊慌失措,甚至大声质问踏足阵法之中的蓝壶,是不是投靠了圣子?亦或是神兜?

看着八部站在天老身边,蓝壶也是十分的迷惑,好在蓝壶当即表明来意,打消了心神不定的二人,对于二人的到来此处,也是感到分外的好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