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位县主娘娘家的小姐不好了?

舒沄想了想,倒是觉得这个有那么一点可能!想想看啊,昨夜那事情,偃师等人都能把那毒物投到那陈家小姐带来的几人身上,就是再费点力气扔到那位小姐的身上去,不也是合情合理的吗?到时候,有了偃师给自己的解毒药,在陈家小姐带来的那几人身上试过了,之后那位县主家的小姐再让自己去为她解毒,不就更顺理成章了吗?

舒沄觉得,偃师他们的计划,应该是有考虑过这样的安排的。

“张小姐!“小印的声音再次响起,引的舒沄回神之后,这才笑眯眯地说道“这些事情要是张小姐感兴趣,回头婢女得到新消息了再来告诉您我家小姐这会儿精神还不错,张小姐要是有时间的话,便随婢女去帮我家小姐定下治病的方子吧”

“可以!“舒沄立刻点头,示意小印稍等,收拾了点东西后,这才背着一个布包对着小印说道“走吧,我们现在就过去看看曹二小姐!”

小印的目光落在那个布包上看了看,恭敬地点了点头,在舒沄出门之后,还转身帮她把屋门关好,这才跟在了舒沄的身后。这番态度,着实转变的让舒沄也有些惊讶。

到了正厅,陈家小姐正好也在。

“张小姐这是要去哪里?”陈家小姐一脸疑惑地朝着舒沄问了一句,目光落到小印的身上打量了两眼,“这丫头看起来倒是面生是院里嬷嬷送来的丫头吗?”

“不是的!”舒沄赶紧笑着解释道,“这是曹二小姐的丫头小印姑娘!”

“曹二小姐?那个一直病着的?”陈家小姐微微皱了皱眉头,微眯着眼睛,目光倒是有那么几分锐利地盯住了小印,“曹二小姐知道张小姐会医术,所以想请张小姐过去看病的?”

“是的!”舒沄倒是坦荡地点了点头。

“昨日张小姐便给我家小姐看诊过了,也给开了一剂方子服下。”小印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听见陈家小姐的话,赶紧便说道“我家小姐从前寻了那么多的素医大人看了,也服了不少的药方子,却是只有张小姐这药给的最恰到好处说服下两个时辰会减轻病症,这一个多时辰就有了效果!今日园里免课,我家小姐自然是要来请张小姐再给看看的说不一定,张小姐便真的能把我家小姐这病症给治好呢!到时候,我家小姐也就不用归家去了”

面容白净美女白色连衣裙及腰长发眼神忧郁图片

陈家小姐闻言,倒是微微有些诧异地朝着舒沄看了眼,这才笑了起来“如此说来,这一次曹二小姐可是否极泰来,遇上了张小姐这位良医了!”

“可不是吗?!”小印立刻便点头,欢喜地说道“张小姐必然是医术高明的!不然我家小姐今日哪里能那么舒坦?”

陈家小姐继续笑着“那张小姐你速去速回,我等着一起去食斋!”

“好的!”舒沄点了点头,朝着陈家小姐欠了欠身子这便与小印一起直接离开,转到了曹二小姐的院子里。

一夜的时间,昨天被众多小姐们在慌乱下弄的乱七八糟的院子已经被打扫干净,所有的东西都排列整齐,倒是一点也看不出来有任何的痕迹。

曹二小姐此刻正站在屋外的廊下,一瞧见舒沄与小印出现,立刻便激动地冲了过来,一把便紧紧地拉住了舒沄的手,欢喜无比地说道“张小姐!你来了你来了!!”

“曹二小姐!”舒沄挣扎了一下手臂,瞧着曹二小姐一脸尴尬地松开,这才笑着说道“曹二小姐今天的气色不错,今日可有出现腹痛的情况?”

“腹痛的情况还是会出现的只是比以前好太多了!”曹二小姐立刻点头,一边吩咐小印去准备糕点茶水,一边带着舒沄便朝着屋内走去“以前这腹痛的情况一出现,那一次不是如刀子钝割一般,痛的我昏厥过去?可是今日,我的腹痛情况出现了好几次,但我都能忍受!这可比从前好太多了”

舒沄点了点头“如此的话,曹二小姐便放宽心来,好好地服药!”

“嗯嗯嗯!我都听你的!”曹二小姐立刻乖乖地点头,对着舒沄无比听话地说道“张小姐让我怎么做,我就怎么做我这病好了,一定重重地答谢张小姐!”

“曹二小姐客气了!”舒沄淡笑着说了一句,待进到屋内后便给曹二小姐把了脉,然后给她写了方子,叮嘱道“这药方先吃三剂,应该便能让曹二小姐这腹痛的症状减轻至微痛的状态,到时候我再给你换一剂方子调养,遇上天气转冷时,曹二小姐便多注意少腹,莫要着凉,养个几月便无事了!”

“好!”曹二小姐赶紧点头,把舒沄那张药方子捧在手里,一个劲地点头说道“我都听张小姐的”

“张小姐,照您这话的意思,我家小姐这病,还得好几月才能痊愈吗?”倒是小印突然插了嘴,一脸不解地看向舒沄问道,“这时间,可不短呢”

“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舒沄倒是不在意地笑了笑,对着小印说道“曹二小姐如今的腹痛症状,只要服完我开的药汤便能好了,只是这要是不注意,少腹受寒的话,这病症却是可能再复发的!所以我这才让曹二小姐多保养几月,待到身体大好便不用担心了”

小印顿时了然地点了点头,倒是真心地福了福身子,对着舒沄道了一些谢。

“这一次如果没有张小姐,我怕是真要死在这园子里了!”曹二小姐也是一脸的感激之色,伸出手来便一把抓住了舒沄的手臂,“昨日我这院子里的事情,管事们还没有时间来处理,想来再过几天便又会旧事重提不说,更是会因为那些受伤的小姐而归罪于我我能尽快痊愈,待到园里的管事们真去请我娘来,我也是有了反驳的底气了!张小姐,多谢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