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更,改完不会有这行字,重复下载不会重复扣费】

如果那么简单,八门遁甲岂不是跟路边摊一样。

哪个活得不耐烦了,或者被逼到绝路,一言不合八门遁甲之阵,就问你怕不怕!

修炼八门遁甲,抛开天赋的问题,想要开到死门,至少需要十年到二十年超越常人想象的艰苦训练。其中的辛苦、血汗以及枯燥,光是听一听就让人毛骨悚然,然后打退堂鼓。

即使经过了地狱般锻炼过的体质,一旦开启八门,在短时间内也会因为生命力枯竭和身体奔溃而死亡。

开启第八门之后,为什么夕象是直拳,夜凯只是飞踢?

很简单。

第一,不需要。极致力量的状况下,任何朴实的招式都有着致命的攻击力。

第二,做不到。哪怕是最简单的直拳和飞踢,代价都是骨骼的碎裂。怎么着,还想看开启死门时的芭蕾舞不成?

隼人仅仅只是在银角的死门上戳了个洞,其余七门没有砰。造成的效果就是银角体内查克拉失控,而且这种失控是时间拖得越久越严重。

银角察觉时,大概可以用病入膏肓来形容。

哪怕是银角这种硬汉,也是忍不住惨叫起来。

和煦阳光少女宽松毛衣青春写照

和宁次战斗中的金角听到银角的声音,忍不住转头,看到了银角的身体像漏了的编织袋,不停地有查克拉泄漏出来。

对于金角的分身,宁次当然不会客气,金色的手掌拍在他的身上。

砰!

一声巨响,金角被直接按到海底。

宁次当然不会觉得这一掌解决了金角,他的眼睛看到了一团高浓度尾兽查克拉。

“隼人,金角尾兽化了。”宁次出声提醒,虽然觉得这么大的动静,隼人不可能没察觉。

瞬间,水面像开水似的沸腾起来。

金角的尾兽查克拉仅凭气压就分开了海水,形成一个直径两三米的无水区域,金角像只狐狸一样,四肢抓地,几条尾巴摇晃着。

金角仰起头,“混蛋,我要杀了你们,你们这些臭虫,死吧死吧。”

阴阳属性的查克拉在口中凝聚,压缩成超高密度的查克拉球,漆黑如墨。

隼人有个槽不得不吐:好圆好黑一口浓痰。

虽说是尾兽玉,但是也要分谁来释放。

尾兽——守鹤表示我不在其中,放出的尾兽玉自然是毁天灭地,一发往往能够摧毁一个村子或城镇。所以尾兽在各个忍村属于战略级的武器。

看看各个忍村是怎么使用尾兽的?

把人柱力带到别的村子,完全尾兽化!

三次忍界大战雾隐打的是这个主意,使得琳成为牺牲品。中忍考试砂隐也是想要释放守鹤,守护忍十二士和马的做法并无二致。

除了尾兽,人柱力,尤其是完美人柱力,同样能够释放高质量的尾兽玉。

金角和银角作为人柱力,比较特殊,他们体内只有部分的尾兽查克拉,尾兽化的程度不算高,可是那犹如实质的查克拉,轰在身上可不是开玩笑的。

宁次最关心的自然是天天,他用“剃”闪身到天天的旁边,挡在她前面。

宁次当然知道自己是金角的第一目标,尾兽玉最大的可能就是直接朝他的脸糊过去,问题要是金角脑袋一抽,朝天天的方向释放呢。

宁次这么做的最主要原因是,他有十足的把握挡金角的尾兽玉。

又不是真的尾兽,有什么好怂的。

再者说了,天天站着后方就是忍者联军。

金角的尾兽玉对宁次可能无效,当是忍者联军吃上一发,不怀孕……怀疑人生才怪。

所以说,宁次的做法不是关心则乱,而是一箭双雕。

只是——

旁边的达鲁伊就比较尴尬了,这么一来,他也在尾兽玉的攻击范围内。那么他是躲开呢——躲开可能办不到了,以尾兽玉的防御范围,他可能要被刮蹭到。被一颗子弹刮蹭到就算了,但如果是飞小型核弹呢。

尾兽玉就是小型核弹。

留给达鲁伊的选择就剩下原地防御和躲在宁次后面,然而后者就有点不要脸了。达鲁伊是惫懒了一点,但脸还是要的。

“唉~”达鲁伊心里暗叹,开始结印。

达鲁伊的查克拉属性有风、火和雷。风遁他不擅长,雷遁的防御忍术有攻防一体的雷遁查克拉模式,可是他对这个忍术的应用处于半桶水的状态。

如果能够熟练使用雷遁查克拉模式,他的速度就能躲开尾兽玉,何至于如此纠结。

那么就剩下水遁了。

这里是海,水环境,对水遁有加成。

问题是,用水遁.水阵壁防御尾兽玉,怎么就那么心虚呢……

算了,听天由命吧。

就在达鲁伊以便秘的表情和方式结印时,只见金角突然脖子一扭,把尾兽玉对准了隼人。

“这……”达鲁伊当然就释放忍术失败,水阵壁变成了喷泉,由下而上给他来了个冲凉。

轰!

巨大的斥力轰在海面上,炸起大片的水花,隼人窜天猴似的腾空而起,堪堪躲过了尾兽玉。

这一发尾兽玉似乎带着强烈的旋转,使得它的飞行路线并非是直线,而是带着弧线。

身在半空中,隼人微微皱眉。

尾兽玉拐了个弯,居然对准了银角。

然而……尾兽玉并没有把银角轰成稀巴烂,而是悬停在银角面前。

只见痛苦哀嚎的银角,展开大嘴巴,将尾兽玉吸进了肚子里。

这……

忘了这两兄弟能够吞噬尾兽查克拉。

金角将尾兽查克拉以尾兽玉的方式,传递给银角。第一,帮忙压制银角体内暴走的查克拉,第二,引起银角体内尾兽查克拉的共鸣,让已经痛到失去理智的银角尾兽化。

隼人差点忘了,金角的设定就是,我残暴,我冷酷,我无情,但是我很爱弟弟。

尾兽化后的银角不仅压制住了暴走的查克拉,理智……算了,这货先是被疼痛降智,刚拉回了一点,又被愤怒给吞没了。

如果可能,银角会像啃食九尾一样,啃食隼人吧。

尾兽化的金角银角的查克拉遥遥呼应,压迫感连离海岸线较远的忍者都感觉到了,内心隐隐有来自本能的惊惧。

fp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