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bx)找到回家的路!

不过,她本来也没想这寒气能影响到火焰,她之所以这样做,只是聊表心情。

她坐在地上,只是在等神墓和她之间再次建立起联系。

三分钟,她根本没有信心自己能够经过这一段火,她可以为了救洛君奕踏入十死零生之地探寻从未有过的可能性,但她却没办法面对着一条零零零一的存活可能性都没有的道路一往无前。

数分钟后,神墓和她建立起了联系,东方梓棠一个闪身,直接消失不见。

进入了神墓后,东方梓棠直接进入了修炼空间,她将修炼空间中的那一团冰相直接扔入了造化玉碟,又从修炼空间出去。

东方梓棠曾试过在修炼空间里使用造化玉碟,但是一切都变得混乱了起来,两个蕴含着时间流速的空间并无法叠加,如若强行,只会产生混乱效果。

用凡人的方法来说,就是一串代码遇上另一串代码,两者虽有相似之处,但并不能融合,然后产生了bug。

进入造化玉碟后,东方梓棠开始研究起了这冰相,在她的领悟下,冰相缓慢地融化着。越往里融化,这冰便更是精深,东方梓棠所需要的时间便越是久。

若是青墨见到了这番景象,一定得打个哈欠说“等你融化这冰相,一万年都得过去了”。然而他并不会说,因为此时的青墨已陷入了沉眠。

也不知究竟过了多久,东方梓棠终于再次站了起来,她抖擞掉身上的冰渣,从造化玉碟中出去了。

将造化玉碟收入了空间戒指,东方梓棠见神墓和外界的联系还没连通,便坐在仙池中的荷叶上,拿着鱼食投喂着仙鱼。

长发美女清纯时尚街拍笑颜如花魅力图

仙鱼们围绕着东方梓棠,不停地摇着鱼尾,就好似在问东方梓棠青墨的下落。

这时,神墓和外界的联系连接上了,东方梓棠将手中的鱼食都扔给了仙鱼们,她看向自己腰间的玉坠,这是慕弦送给她的玉坠,慕弦要她贴身戴着,她也一直有这样做。这块玉坠也像是她的吉祥物,自从戴上它,她的气运似乎有所改善……可她将要经历一条那样的火路,究竟要不要将这玉坠还戴在身上呢?

思考过后,东方梓棠来到了慕弦每次进入神墓时所在的那一阶台阶上,她将自己的空间戒指放在了台阶上,但终还是将慕弦的玉坠戴在了身上。

之后出了神墓。

再次回到了火道之前,东方梓棠轻咳一声,她现在可以回头,只是……若回了头,阿奕怎么办?

在这份毅然下,东方梓棠副武装,身上结起冰晶,一层一层地包裹着自己。

但她腿上的冰晶却少得很:一来她可以脚踏银丝;二来若是脚上的冰晶太多,会减缓她的速度。

准备完毕后,东方梓棠越上了银丝,她不敢有一息的停留,力向前冲击着。

火焰灼烧着东方梓棠,一滴滴的融水向下流去,这条火道不断地炽烧着她,她不停地补充着自己身上的冰块。脚上的冰是最早缴械投降的,东方梓棠虽有在不断地补充着冰,但火势太过,她的双腿灵力层也被火焰穿过,炽得生疼。

她闻到了自己的双腿因为火势所发出的气味,就像是烤肉,但面对这样的烤肉,即便是东方梓棠也没有心情想着要去吃。

剧烈的疼痛在她的腿上不停地向她传输而来,再强大的防御能力好似在这火焰面前都不过是时间问题,她的血肉因高温而化为乌有,露出了森森白骨……

“主人!”

“主人主人!”

羽毛和太白都在灵宠空间里难过得不行,它们多想为自家主人承担一些痛。

她的脚步没有丝毫的放慢,她的目光向着前方,贝齿紧咬着下嘴唇,鲜血从唇部染上冰块,眼瞳中的坚毅令人触目惊心!

她的双腿没了,速度也变缓了,她干脆将自己变成了一道暗器,向前直冲,她不知道目的地在哪,但她所度过的每一毫秒都十分痛苦,且漫长。

腰间的玉坠和冰块产生了轻微的碰撞,撞出了悦耳的声音,这声音令东方梓棠想到了慕弦的琴音,那个一切都清清雅雅的青衫郎,她犹记得第一次见到慕弦时,与他共奏一曲《红戏》,与他共印一坛佳酿。

她也记得那一夜的电闪雷鸣,慕弦持剑而上,与那白衣少年对峙,那是她的哥哥,她重生后第一眼见到的人。

那时的他骨瘦如柴,吃食未够,却为她斩虎续命;他曾喂她果子,用着一张这天地间平日最冰冷的脸,却对她露出了最温柔的笑容;他曾教她修行、曾与她踢毽、也与她对剑……春花秋月、夏荷冬雪,记忆中的他,竟是连一次脾气也不曾对她发过。

哥哥身上永远有着一层层的秘密,似乎她怎么掀也掀不完,本以为能与他比肩,却依旧在他的身后……

她不能停在这里。

东方梓棠吞下了之前准备在嘴中的丹药,丹药吃入后,她消亡的双腿再次生长而出,一层薄冰再次涌上,速度加快!

爆速之下,她即便被团团冰层包裹着,可她的鲜血却是沸腾了起来!

终于,她看到了火的末尾!

紧咬牙关,东方梓棠放弃了部分冰块的补充,她更是加快了自己的速度!

这速度虽无法比上她能用水刃所爆发出来的光速,却也是离光速愈来愈近!

当东方梓棠结束火焰之路的那一刻,她已经是浑身上下都有露出森然白骨,可唯独那腰间的玉坠和手腕处的手链,被她保护得完好无损。

她倒在了地上,使用了刺激性丹药又浑身伤痕累累的她再也支撑不住。下一瞬间,火焰消失,光芒四照,只是东方梓棠,已经陷入了昏迷。

一道半透明的身影出现在了东方梓棠的面前,她看着浑身受伤的东方梓棠,不禁咂舌:“你倒是唯一一个这样通过火关考验的人。”

她所设下的五行关卡,每通过一个便能获得奖励,通过五关便可获得她的传承。但若闯关之人是灵界期以下则可以只用闯过三关,灵域期以下更是只需要闯过一关。

而这个小丫头,竟凭着灵海期巅峰的修为,闯过了五行关卡中最是艰难的火关。

她又看向了东方梓棠身上保护着手链和玉坠的冰,眼眸中闪过毫不掩饰的惊艳:“这小姑娘居然小小的年纪,竟然对冰系元素研究得这么深?这可是完超纲的玩意儿啊,还是超纲多少倍了……说不定这小丫头比那小子还要有潜力……不过,她终归还是来晚了一步。”

之前也是因为那个小子的事情,导致她并没有来看这个小丫头的情况,真是太可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