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这女人一手撑着肚子,两脚步履瞒珊的往自己这边走的模样,白亦然的眼眶瞬间忍不住红了。

以他的聪明又怎么猜不出,涂新月眼下之所以会出现在这里,一定是听说了自己有困难,所以前来相帮的。

他之所以会在大皇子的面前维护涂新月,不过是念及当初涂新月的救命之恩,可现如今,涂新月却是真真正正的将他当成了朋友,前来相救。

这一刻,白亦然真的很庆幸,在大皇子让自己逼迫涂新月过府医治的时候,自己没有答应大皇子的要求,否则的话,他当真是从心里对不起涂新月。

“这里不是你应该来的地方,你还是赶快走吧。”

涂新月往身后看了一眼,见大皇子站在门外并没有跟进来,顿时转过头来看向白亦然,将手指搭在了白亦然的脉搏上面。

稍稍把脉之后,女人的眉头一皱,然后直接上手,将白亦然胸口的衣服扒开。

涂新月这一连串的动作熟练无比,根本就没有给白亦然任何反应的时间,等到白亦然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胸口一凉,衣服被扒开了。

白亦然的耳根有些微红,低头看见自己布满鞭伤的胸口,又连忙将衣服抓过来穿好。

“大皇子还是人吗?他怎么把你给打成这样了?”

涂新月的语气瞬间变得愤怒无比。

白亦然为了大皇子也算是鞠躬尽瘁,即便是知道大皇子并非明君,还是尽心尽力的辅佐对方。

草原牧马姑娘清爽动人

可大皇子就因为这些捕风捉影的事情,直接就否定了白亦然过去对他的忠心耿耿。瞧瞧白亦然身上这些伤口,根本就不是小打小闹,大皇子明显是想要只白亦然于死地。

这个男人真的太恶毒了!

“新月,你别再管我的事情了,大皇子阴狠毒辣,狡诈成性。现如今苏大人不在京城之中,若是大皇子对你不利的话,那我应该如何跟苏大人交代呢?”

白亦然真情真意的看着涂新月,涂新月能够来救他,已经让他十分感动了。可若是为了救他,将涂新月搭了进来,那他宁愿没人前来搭救自己。

可没有想到涂新月听见他这句话,反而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无语的问道:“你现在都自身难保了,还怎么跟我的夫君交代?再说我来都来了,骑友就这么半途而废的道理,我一定要将你给救出去。”

“没用的,大皇子不会放我走的。”白亦然摇了摇头。

大皇子的性格他再了解不过了,既然已经做到这个份上,他只会以绝后患,绝对不会再给自己生的机会。

因为大皇子害怕自己一旦出去以后,就会和三皇子联手对付他。

自己也算是辅佐了对方这么久了,他心里面到底在想什么,白亦然可以说是一清二楚。

“有没有用?你看看就知道了。”涂新月的脸上浮现出一抹自信的笑容,她眉飞色舞的说道:“想必你也知道大皇子病了吧,他之前让你来找我,想必为的就是这个事情了吧?”

既然涂新月都已经来了,白亦然自然不再瞒着他,他点了点头道:“的确如此。我本想着不让你进入这龙潭虎穴之地,可没想到你还是来了,都怪我害了你。”

“白亦然,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婆婆妈妈了?”涂新月站起来拍了拍对方的肩膀,义愤填膺的道:“当初在平洲那个意气风发,运筹帷幄的,你去哪里了?你自小重病缠身,都没有放弃。我知道你多年来一直苦读,想要为天下苍生谋福利,可现如今,不过是未曾遇到明主罢了,多大点事儿呀?”

涂新月说这些话的时候,眼眸亮亮的,眼睛就像是一汪深潭,让人忍不住接近。

白亦然定定的看着对方,忽然笑道:“新月,当初在平洲的时候,我就知道你和一般的女子不一样。”

涂新月原本只是想劝白亦然不要轻易放弃,毕竟这不是白亦然的错,只是因为家族重担和大皇子的有眼无珠罢了。可没有想到白亦然开口就夸了自己。

她咳嗽了一声,然后不好意思的道:“算了,我们先不扯这些有的没的了,这段时间我会给大皇子诊治的,也会让他展示保证你的安全,所以你要在皇子府中好好养伤,等我接你出去。”

白亦然看了对方一眼,而后认认真真的点头:“好,你说的事情我都记下了。”

俩人还没说几句话,站在门外的大皇子,便已经有些不耐烦了。

“苏夫人你们说好了没有?说好了就赶快出来吧。”

“来了。”涂新月应了一声,而后伸出手来拍了拍白亦然的手背,无声的劝慰对方,稍安勿躁,等待自己营救。

白亦然点了点头,表示自己明白。

大皇子进来的时候,警惕的看了白亦然一眼,而后转身出门。

到了院子里面,男人皱起眉头,语气有些不善的问道:“现在你也见到白亦然了,总算是可以为本殿下医治了吧。”

涂新月点了点头颔首笑道:“自然可以,我们先回花厅,我在为殿下把脉吧。”

说这涂新月当先走在了前头,她记忆力超凡,不过是走了一圈,便将皇子府中的地形摸了个遍。

到了花厅里面,涂新月给大皇子把完脉之后,留下了一道药方。

大皇子接过药方之后上上下下看了一遍,然后目光一闪问道:“这就行了嘛,本殿下怎么知道你这药方可不可行?万一你在这药房里面下毒,本殿下被你所害那怎么办?”

涂新月挑了挑眉梢,有些莫名其妙的看了大皇子一眼。

“若是殿下信不过我的话,大可以拿着这药方挨个去问一下京城之中的大夫,看一看这药方是不是有问题。再说了,要是大皇子自己抓的,可不是我抓的,我怎么能在里面下毒呢?”

大皇子知道的还不少,听了涂新月的话瞬间就冷笑了一声:“别以为我不懂,你若是在里面加了什么相克的药物,那我喝下去还不得一命呜呼。”

不过涂新月说的也对,眼下要放在他身上,想要知道这药方有没有问题,让那些大夫来看看就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