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可以给我新版猫咪的地址

2022年5月23日

客厅里只剩下维克多和自己,吉莉安看着走过来的爱人,眼睛里泛起泪光,哽咽道“罗兰……罗兰,她……她真的陨落了吗?”

维克多没有说话,上前拥住不停抽泣的吉莉安,内心也是一阵黯然。

吉莉安和罗兰相处的时间只有一年多一点,两人却是性情相投的好友。契布曼大小姐冷艳性感、贪财小气、骄横跋扈,可她其实很单纯,单纯到面对怒风剑圣也不遮掩自己对罗兰的哀思。尽管罗兰是为了搭救兰德尔殿下而陨落,至少明面上的原因如此。

无论罗兰是被西尔维娅杀死的,还是为搭救他而陨落,维克多都深感内疚。如果岗比斯的大骑士有人因此而公开责备,甚至冲撞兰德尔殿下,维克多的心里可能会好受一些。然而,罗兰陨落之后,曾经拥护者她的大骑士们即便伤心惋惜,在维克多面前也是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对罗兰更是只字不提,好像根本没有罗兰奥古斯特这位长公主殿下。

只有吉莉安在维克多的面前为罗兰哭泣。她只把维克多当成自己最亲密、最信赖的情人,而不是位高权重的圣域强者。

这样的吉莉安,维克多怎能不喜欢?

超凡骑士运转斗气就能克制自身的情绪,但在最亲密的伴侣面前也要控制情绪,伪装自己,骑士的伴侣原则将毫无意义。

维克多托起吉利安弧线优美的下巴,亲吻她丰润且微凉的红唇,轻轻地抱起她,走向庄园三楼的主卧。

他们彼此都需要对方的抚慰。

王国守护者要在蔷薇庄园长住几个月,岗比斯骑士派扈从重新整饬花田,从庄园外面移植了一些树木野花。士兵的园丁手艺实在不敢恭维,移植的花草树木焉了吧唧,可总比遍地马粪要强。

吉莉安和维克多牵着两只独角狮身兽在花园中散步,一只浑身金色,叫金羊毛;另一只通体银白,叫银羊毛,都是罗兰起的名字。

吉莉安逗弄金羊毛的脑袋,又楸了楸银羊毛的耳朵,两只凶猛的异化战兽在她手里像小猫一样温顺,倒在地上,翻出肚皮,想让她给挠痒痒。

浙江大学校花军训俏皮写真

反正也打不过这个可恶的女人,还不如享受她的抚摸。

吉莉安大小姐摸了一会卖相最好的异化战兽,站起来挽住维克多的胳膊,说道“亲爱的,罗兰奥古斯特殿下把她的两只爱宠托付给我照顾,她现在不在了,我是不是应该继续奉行主君的委托,把金羊毛和银羊毛留在身边照顾?”

室外春光明媚,有心上人温柔相伴,笑容重新回到了吉莉安的脸上,连带着维克多的心情也好转了。

罗兰算是他的红颜知己,绝非外界所传的恋人关系。如果是纳赫蒂加尔谋害了罗兰,维克多一定会为她复仇。可是,西尔维娅目前的嫌疑最大,在妻子和知己中间,维克多只能也必然站在西尔维娅的一边。这才是他心情郁结的原因。

不过,他终究没有亲眼见到事情的过程,罗兰只是失踪。她或许换了一个身份,开始了新生活。尽管这种可能性很小,但凭奥古斯特公主的势力,完可以轻松做到假死伪装,骗过所有人。

无论如何,罗兰奥古斯特长公主已经消失了,奥古斯特家族运走了她的秘银铠甲和“水妖精的叹息”,也接受了奥古斯特殿下陨落的事实。维克多决定把这件事彻底放下。

“金羊毛是尼奥韦斯特送给索菲娅的坐骑;银羊毛是弗里德里希国王送给我的礼物。它们被罗兰霸占,不代表是属于奥古斯特王室的财产。”维克多笑着说道。

吉莉安琥珀色的眼睛顿时一亮,喜滋滋地说道“那给我吧……我替你照顾它们。”

“你?”维克多斜睨着吉莉安,嗤笑道“交个你照顾,我怕你会把它们喂瘦的……这两只战兽每天至少要吃80磅的鲜牛肉,你确定你要照顾?”

“怎么可能?”

吉利安嗔怒道“你怀疑我的人品?我绝不会从战兽的嘴里克扣兰德尔家族提供的肉食!你太小看我了,如果你嫌运送牛肉太麻烦,可以折成金币给我。我负责采购新鲜上等的牛肉。”

维克多满脸惊异,指了指吉莉安,又指了指自己的鼻子,最后无力地放下手臂。

好吧,这很吉莉安,一点都不奇怪。

见维克多摇头苦笑,吉莉安勉为其难地说道“最多……最多,我不向你收取代养费用。”

这是吉莉安做出的最大让步,维克多看着她蹙眉的样子不禁心头一荡。

契布曼大小姐从不撒娇,她肤色如蜜,天生媚骨。只有维克多才能体会到吉莉安独具特色的妖娆。

“我打算把金羊毛和银羊毛送给爱德华和安娜,你就别打它们的主意了。”维克多握住吉莉安光洁如玉的纤手,眼神宠溺地说道。

“送给国王和王后啊?”

吉莉安想了想,觉得自己抢夺国王和王后的异化战兽恐怕会有麻烦。她大方地点了点头,表示同意,但又补充说道“那你要补偿我……三件求爱礼物。如果送礼物为难的话,可以折成金币,最低不能少于4000金索尔一件。我是很好说话的。”

“4000金索尔?”维克多露出好笑的表情。

“3990枚金索尔……不能再少了!”吉莉安急忙改口。

维克多忍不住大笑,颔首道“确实少了一点……5000金索尔以上的礼物才配得上我的吉莉安。”

吉莉安顿时眉开眼笑,赶紧说道“你说的,价值5000金索尔以上的礼物,一共三件,不许反悔!”

金币算什么,我很快就可以自己铸造了,要多少有多少……维克多暗自得意,轻挑吉莉安的下巴,调笑道“我怎么会反悔?吉莉安宝贝的表现令我满意,我保证会给你更多的惊喜。”

吉莉安脸蛋微红,拍开维克多的手,眯起凤眼,嘴巴凶悍地说道“哼,谁怕你!”

“你送礼物给契布曼小姐,我管不了。至于那只独角兽……亲爱的,你是不是应该先问问我的意见?”

一道柔媚的声音从远处传来,花园的拐角处,一位盛装打扮的绝色佳人正向维克多款款而行。她五官秀丽精致,肤光胜雪,艳丽的紫发盘成贵妇髻的模样,宛如紫水晶般的眼眸清澈有神,裙摆飘扬间身姿婀娜,仪态婉约。静态与动态之美,纯洁与妖艳之美,青春与成熟之美在她的身上糅合成独特的魅力。

这是紫眼贵女的特质,她是有岗比斯王都第一美人之称的索菲娅温布尔顿女侯爵。

“还有……无论你送给吉莉安多少礼物,我的也不能少。”索菲娅走到维克多身前十米,停下脚步,歪着脑袋,微微皱了下鼻子,俏皮地说道。

吉莉安看见索菲娅的媚态都出神了一下,维克多拍了拍她的手,附耳低语了两句。吉莉安点点头,睨了索菲娅一眼,牵着金羊毛和银羊毛趾高气扬地向外走去,越过对方的时候,还故意挺了挺傲人的胸部。

维克多好笑地摇了摇头,目光转向自己的合法妻子,问道“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我还没进夜莺庄园的大门,殿下就已经知道了,不是吗?”索菲娅撇了撇嘴,幽怨地说道“你对她,比对我这个妻子都好。”

维克多摸了摸鼻子,向索菲娅伸出胳膊,说道“走吧,我们回屋里说话。”

索菲娅浅浅一笑,十分乖巧地挽住维克多的胳膊,并肩朝庄园的领主宅邸走去。

进入三楼主卧,维克多看见金色秀发,淡蓝眼眸的娜塔莉娅。两年多没见,她还是那样的成熟美艳,一身红色束腰连衣裙配红色小牛皮高跟鞋,看到了维克多便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向前踱了两步,又有些局促不安地停下,犹豫片刻后,虚提裙裾,轻声细语地说道“兰德尔殿下,日安。”

娜塔莉娅可能是最喜爱温布尔顿小男爵的女人,她的这份感情转移到了维克多的身上。曾经性格柔弱的美少年变成如今的圣域强者,那双暗金色的眼眸令娜塔莉娅自惭形秽又百感交集,一时之间,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往日的小丈夫。

维克多的暗金眼眸恢复成纯净的黑色,揽住娜塔莉娅柔软纤细的腰肢,将她带入怀里,语气亲昵地调笑道“亲爱的,你还是那样的迷人。”

熟悉的动作,熟悉的眼睛,娜塔莉娅摩挲着维克多的脸庞,呢喃道“维克多,你长大了。”

“是的,我长大了,能够保护索菲娅和你。”维克多点点头,松开娜塔莉娅,侧身对索菲娅说道“你还没有给娜塔莉娅服用黄金药剂?”

索菲娅摇了摇头,说道“黄金药剂这么重要的东西,又有西尔维娅的再三叮嘱,我怎么敢私自给娜塔莉娅使用?再说,我手里也没有黄金药剂啊。”

“我猜娜塔莉娅已经从你那里知道了黄金药剂。”维克多笑道。

娜塔莉娅羞赧一笑,索菲娅上前挽住她的胳膊,理直气壮地说道“当然,我们是好姐妹,连丈夫都是同一个人,我怎么可能一直瞒着她?”

“说得我好像是外人一样……”维克多咕哝一句,挥手说道“我这就调一组黄金药剂过来,给娜塔莉娅服用。这段时间,你们就在夜莺庄园好好地服侍你们的丈夫。”

娜塔莉娅抿了一下娇艳的红唇,凝眸问道“我服用黄金药剂,要是被人看出来,怎么办?”

“没关系,你平时不使用斗气,黄金骑士也看不出来你共鸣了多少个元素位。就算被人知道了……”维克多顿了顿,淡淡说道“不用理会任何人的问话,直接推给我就好了。”

娜塔莉娅喜出望外,在维克多唇上用力吻了一口,娇笑说道“亲爱的,你真好。我去准备你最喜欢的雪尔茶,这些雪尔茶都是最近才从亚瑞特高原运下来的。”

她离开房间,并顺手关上房门,豪华的卧室内只有维克多和索菲娅。两个人谁都不说话,莫名气氛渐渐荡漾。

维克多扯了扯衬衣领口,率先打破沉默,笑道“我到夜莺庄园三天,你才出现。”

索菲娅白了他一眼,动作优雅地解开发髻,任由艳丽的紫发洒落,说道“给你和吉莉安三天相处的时间,你还责怪我来得太晚。我从铜戟城回到夜莺庄园,连衣服都没换就跑去找你。”

她背对着维克多,回头娇嗔道“别愣着呀,帮我解开背后的扣子。”

维克多走上前,从后面抱住索菲娅的细腰,嘴巴凑到她的耳畔,低笑道“夫人,你是在嫉妒吗?”

索菲娅受到触动,曾经的小丈夫也是喜欢从后面抱着她。相同的动作,相同的语气,怒风剑圣和温布尔顿男爵的身影在索菲娅的心里重叠,她转过身,凝视丈夫深邃黝黑的眼眸,喃喃道“是的,我嫉妒……可我不后悔,亲爱的维克多,你明白的。”

温布尔顿女侯爵固然美貌动人,她的性格并不讨人喜欢,固执己见,桀骜不驯,还有一点笨笨的可爱。

维克多用笨的可爱来形容索菲娅,这是他内心的真实感受,源自温布尔顿小男爵。

小男爵可不会认为温布尔顿女侯爵是个笨蛋,索菲娅是他真正深爱的人,没有之一。在他的心目中,妻子美丽温柔、热情真诚、聪明睿智、强大且自信,挑不出任何缺点。然而,超凡骑士之间的爱情观是从自身出发,爱自己所爱的,不受奴役,也不奴役对方。小男爵并非高阶骑士,他迷恋索菲娅而失去自我。索菲娅也爱着维克多,可该舍弃的时候就舍弃,舍弃了,也妨碍她继续喜爱维克多。

如今的维克多完接受超凡者的爱情观,而小男爵对索菲娅的感情一直都在影响着他,令他觉得索菲娅魅力十足,又笨笨的可爱。

他踏足圣域之后,终于清晰地意识到,如果背弃小男爵意志侧中的感情,会有非常糟糕的事情的发生,与政治利益无关,和命运相连,是来自世界本源的厌弃。

你爱不爱我,我都爱你,若你不回应,那也只是喜爱的感受而已,绝不会为你做任何一件多余的事情,即便有朝一日相爱相杀,也无怨无悔。

这样的爱情,没什么不好。

(天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