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我知道了,现在有点事儿。”

电话里,只是告诉慕彦鸣,她有点事儿,但是没有说别的。

挂断电话,慕浅回到了客厅,“说吧,你今天过来到底什么事儿?要怎么样才能放了芳柔?”

芳柔是一路跟着她走过来的人,吃了不少苦,是个拼搏上进,积极努力的女孩子。

现在落得如此,也是因为她,怎么能视而不见?

“想救芳柔,很容易。”

墨垣慵懒的倚靠在沙发上,双手搭在沙发靠背上,一双眼眸轻佻的望着慕浅。

“说。”

慕浅没有时间跟她废话。

叮——

此时,墨垣的手机传来一条短信。

他拿着手机点击着屏幕,而后意味深长的看向慕浅,“这么急着让小妍妍离开海城?怎么,怕我会吃了她?还是怕墨家人对她下手?”

清纯侧编麻花辫美女性感吊带小露酥胸写真图片

墨垣消息灵通。

准确的说,在时时刻刻的盯着慕浅。

犹如砧板鱼肉,任人宰割。

是慕浅现在的感受。

“打算监督我一辈子?我很好奇,如果你觊觎墨家财产,怎么不光明正大的跟墨景琛较量,反而使用旁门邪道?

不会觉得卑鄙么。

“光明正大?较量?”

墨垣脸色变了变,瞳眸微瞪,“我倒是想,可墨家人给过我机会吗?若有那个机会,我也不至于如此不择手段。”

他叹了一声,情绪中尽是无奈。

“你们之间的事情我不想参与,更不想干涉。但,你现在必须放了芳柔,否则,别怪我跟你不客气。”

说完,慕浅又补充了一句,“我可以做你的人质,小妍妍跟芳柔是无辜的,你不应该对一个孩子和无辜的人下手。”

她当真认为墨垣是很卑鄙无耻的男人,只是现在没有反击的能力。

“跟我谈条件,你有那个资格吗。”

他唇角勾起一抹弧度,笑得轻蔑而又讽刺。

“我是没有那个资格。可墨垣,你别忘了,把我逼急了,我便可以直接答应墨景琛的追求,跟他在一起,届时,你觉得还有你的机会?”

这算是慕浅最后的王牌。

除此之外,她真的没有任何的资格跟墨垣对抗。

“这个想法不错。”

他点了点头,搭在沙发上的手指有一下没一下的敲击着沙发,若有所思,“给你的三千万,我也不打算索要回来。你现在只需要帮我办理一件事情。”

“事情我可以答应你,不过,我也需要你帮我,让妍妍顺利离开海城,并且,我要跟芳柔视频确认她的安。”

现在,墨家人分成三派。

墨垣借助她跟墨景琛的关系,暗中谋划着各种秘密;墨景琛想要跟她结婚;墨家老爷子不希望她跟墨垣和墨景琛有任何来往,但却想要从她手里夺走孩子。

同时,她跟乔薇彻底决裂。

四面楚歌,只有在夹缝中求生存。

“成交。”

墨垣爽快的答应了,对着慕浅招了招手,“过来。”

慕浅片刻迟疑,挪动了身子,坐到了他的身边,附耳倾听,他小声的说着自己的计划和安排,慕浅的眉渐渐地拧了起来。

“真……真要这么做吗?”

“你说呢?”

“我……”

慕浅欲言又止,对于他所说的话完没有反对的理由。“你还是先让我跟芳柔接个视频吧,我要确定她的人生安。”

现在无法确定芳柔的个人安,当然不能部听从墨垣的安排。

墨垣见她态度不错,便拿着手机点开微信,拨了个视频电话,待视频接通之后,他道:“把手机给芳柔。”

“是,boss。”

一人应了一声之后,当即把手机递给了芳柔,同时墨垣把手机递给了慕浅。

慕浅拿着手机,看着视频里的情况。

房间门打开,狭窄而又乱糟糟的房间内,芳柔的脚上锁着脚镣,凄惨可怜的坐在床上。

“芳柔?柔柔,你没事吧?”

慕浅担心极了,看着她狼狈的样子,红了眼眶,痛心疾首。

这件事情分明跟芳柔没有任何关系,被他硬生生的拉了进来,卷入旋涡,无法自拔。

“慕姐?慕姐快来救救我,慕姐,我在这儿好害怕。”

一见到视频中出现了慕浅,芳柔就好似看见了亲人似的,眼泪夺眶而出,止不住的抽泣哽咽着。

“柔柔,我会救你出来的,我会救你的。他们有没有欺负你?打你吗?每天有没有饭吃?”

“嗯,有,他们没有打我,就是把我困在这儿。”

“对不起柔柔,我……”

慕浅一心担心芳柔的境况,跟她道歉,心里对芳柔极为内疚。

人失踪了一天一夜,她第二天才发现,真是愚蠢。

“哪儿那么多废话。”

墨垣一把抢走了手机,直接挂断了。

“慕浅,记住我的话,按着我的话来做,我保证芳柔安然无恙。”

撂下一句话,墨垣起身头也不回的走了。

偌大的房间内,只有慕浅一个人坐着,客厅静谧无声,偏偏就是这种安静让她变得浮躁而又不安。

莫名的恐惧感涌上心头,思绪繁杂的她都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直到慕彦鸣的电话再一次想起,她方才想到要去送护照。

拿着护照,直奔机场。

机场内,慕彦鸣跟小妍妍两人已经等候已久。

慕浅提着小型提拉杆箱,里面装的是小妍妍的衣服。

“妈咪?”

大老远的,小妍妍就看见了慕浅,迈着小短腿朝着这边跑了过来,“妈咪,你来啦?”

慕浅俯身抱住小妍妍,看着她笑靥如花,天真烂漫,心被她灿若暖阳的笑容给融化了。

“乖。”

紧紧地抱着她,手掌扣着她的脑袋,让她倚靠在自己的肩膀上,慕浅闭上了眼睛,嗅着小妍妍身上的味道,那样的熟悉,牵动心弦。

熟悉的不能在熟悉的气息,让她依依不舍。

女儿,妈妈对不起你。

她在心里默默地跟小妍妍道歉。

“妈咪,你怎么了?”

小妍妍似乎感受到慕浅不开心,直起身子望着妈咪,却见着她红了眼眶,“妈咪,你是哭了吗。”

“胡说什么呢,妈咪已经长大了,哪儿有哭呀,只有小孩子才会哭鼻子呢。”

慕浅强装笑意,捏了捏她粉嘟嘟的脸颊,“妍妍,跟你舅舅一起去洛杉矶,你甜甜干妈在那边等着你呢。”

“妈咪呀,为什么我刚刚回国,又让我回去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