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诞则眉开眼笑的看着秦寿,然后搓着双手道“小兔子,别激动,别着急。反正你都是要死的兔子了,用用,不碍事……”

“不碍你大爷!”秦寿心中大骂,同时瞥了一眼飞诞的裤裆,心说,你丫的要是敢靠近兔爷我,兔爷我一拳送你去当妖族天庭第一个太监!

飞诞一听,不但没生气,反而更高兴了,细长的老鼠眼睛立刻对秦寿抛了一个媚眼,恶心的秦寿差点当场就吐了。

然后就听飞诞道“哎呦……啧啧……我就喜欢你这样。”然后飞诞小爪子在胸前手舞足蹈,得得嗖嗖,一副无比兴奋的模样,开心的看着秦寿道“就喜欢你这种带着一点小反抗的感觉,真棒!”

秦寿气的竟然不知道该不该骂这死老鼠了……骂吧,他真怕把老鼠骂兴奋了,当场把他给办了。不骂吧,这孙子太t气人了!

秦寿瞥了一眼炼丹炉,道“你连着关系到你们妖族崛起的希望,你还有心情分心乱搞?”

飞诞一听,眉头顿时锁了起来,一脸的惆怅和扫兴之色。

秦寿一看,心中松了口气,总算这孙子还算有点正事,没有被下半身支配。

就在这时,飞诞一条眉毛,惊讶的道“哎?你这是在关心我么?”

说完,飞诞两眼反光的看着秦寿,那光中散发着一种让秦寿下意识加紧双腿的诡异气息……

然后就听飞诞叫道“小兔子,你太会来事了!放心,在你进丹炉之前,爷满足你!绝对满足你!”

说完,飞诞就开始脱裤子!

氧气美女亲近大自然外拍美图

秦寿一看,顿时欲哭无泪,恨不得给自己两巴掌,妈了个巴子的,他们没事多什么嘴啊?否则他还能拖一会时间,没准来个什么意外,他的菊花就保住了。现在可好了……

秦寿有生以来,第一次对于自己的贪心有了后悔的意思,早知道,就不谋这一炉子丹药了。

一炉子丹药换他的菊花初放?这账他怎么算,怎么觉得亏得慌。

哗啦!

就在这时,四周的水球破碎了,秦寿一下子就掉了下去!

秦寿低头一看,只见飞诞一脸兴奋的张开双手,叫道“来吧,宝贝!”

秦寿顿时一阵毛骨悚然,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运转身的力量准备最后拼死一搏了。

就在这时,门外传来一个声音“飞诞,你要的蟠桃我给你弄到了,你自己来看看,是不是这玩意!”

飞诞一听,打了个激灵,连忙提上裤子,叫道“你等会!”

“等你大爷!速度点!”门外的家伙脾气明显不太好,仿佛一言不合就要砸门似的。

飞诞似乎也很忌惮对方,也不敢怠慢了对方,一挥手,一个笼子凭空出现,直接将秦寿扣在了里面。然后飞诞一个健步窜到了门口,打开石门就出去了,同时嚷嚷道“呲铁,你这急性子,急什么啊?蟠桃又不会坏……”

“蟠桃不会坏,但是我炼制的兵器可能会出问题。对了,听九婴说,封印那边似乎有了点动静。让你去看看,你去不去?”那大嗓门喊道。

秦寿一听,眼睛顿时亮了,原本张嘴准备咬开笼子跑路的他,忽然停了下来,侧着耳朵听了起来。

然后就听飞诞惊讶的道“那边竟然有动静了?”

呲铁嚷嚷道“废话!”

飞诞道“那我得去看看,反正我的丹药现在还是提炼阶段,小火慢慢煎就是了,不用看管,刚好有空!呲铁兄,你不去么?”

呲铁道“看过了,不去了。啥时候破开封印再说!”

说完,一阵沉闷的脚步声伴随着飞诞告别的声音响起。

等呲铁走了,飞诞的声音跟着再次响起“所有人听着,我出去办事。炼丹室都给我看紧了,任何人不得靠近,违令者杀!”

“是!”一群人领命。

然后飞诞就走向了炼丹室。

秦寿吓了一跳,心说这孙子不会准备带着兔爷我去吧?这一路上一边玩乐,一边赶路?这也太牲口了吧!

想到此,秦寿张嘴就要咬开笼子,准备跑路了。

结果他还是嘀咕了飞诞的速度,他刚张开嘴巴,牙还没咬下去呢,飞诞就进来了,刚好看到了秦寿这一幕。

秦寿心头一想,我曹,坏菜了,被发现了,要出事啊!

结果就见飞诞对他咧嘴一笑,用手指隔空点了点秦寿,哈哈大笑道“小东西,你还真顽皮。我这牢笼乃是用一颗垂死的星辰凝练而成的,这是一颗星辰中提炼出来的金属。你要是能咬断,我就不炼了你,而是娶了你当地三十四房太太,如何?”

秦寿一听,身子一哆嗦,赶紧制止了自己咬笼子的冲动,生怕自己一不小心把笼子咬坏了,那就惨了。

见秦寿如此识相,飞诞也没太在意秦寿,而是拿了一些东西后,直接就走了。

等飞诞走了,秦寿嘴角缓缓挑了起来,摩拳擦掌,磨着牙吃嘀咕道“妈的,兔爷我要是给你留下一片药渣,兔爷我跟你姓!”

飞诞显然对于秦寿的事情一无所知……

事实上,整个妖族天庭目前对秦寿比较了解的,也就一个鲲鹏祖师而已。鲲鹏闭关研究麻将,哪有功夫搭理飞诞?

其次就是鬼车、金蟾以及山蜘蛛了,不过这三个家伙现在正在某个酒楼里喝的正嗨,而且他们也不可能想到,魁一魁二才从他们手里抢走了兔子,转手就又将兔子送了回去。

等飞诞出了门,正准备出城的时候,金蟾、山蜘蛛、鬼车三个人正晃晃悠悠的往回走呢。

一边走,三个家伙一边聊着天着“那兔子到底是个什么玩意?我看过了,天地灵株的人参果树进了他嘴里,再抽出来后,树皮都快被撸光了。他还只是用舌头卷着,这要是用牙咬一口,这天地灵根怕是直接就此灭绝了吧。”

山蜘蛛道“不知道是个什么玩意,反正……挺邪乎的。”

鬼车一脸沉闷的道“他的牙口的确是好,我的战车,被他咬了一口,轱辘都掉了。我那可是呲铁用了三千年锻造出来的,现在好了,少了一个轱辘!妈的,本打算炖了那兔子出口恶气,结果……哎!怎么就那么巧呢?怎么就在飞诞殿门口遇到了魁一魁二那两个混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