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软件的app大全

2022年5月10日

战场上,地精兽人四散奔逃,再没有翻盘的机会。人类军队胜局已定,不需要两位殿下出手支援。维克多、罗兰领着岗比斯的三位高阶女骑士和几十名亲卫直接去小牛村抓捕狗头人首领。

小牛村位于一处岩石高地,可以居高临下眺望四周的原野,经过地精和狗头人破坏性的改建已面目全非,它现在更像一处巢穴。村子寨墙和房屋被夷为平地,腾出更多的空间,以容纳更多的兽人,地精用拆下来的木头和石块垒了许多道蜿蜒曲折的矮墙,用来划分区域,只有11座废弃的箭塔和几处完好的库房无声表明,这里曾是属于人类的大型定居点。

走进兽人巢穴的中心区域,维克多发现里面出乎意料的干净,地精部族有收集粪便,沤肥种地的本事,但兽人随地便溺的习惯改变不了,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常人无法忍受的骚臭味。

协助抓捕狗头人首领的扈从没有普通人,他们当中最弱的兰德尔家小见习骑士也不至于被这点味道熏昏过去。但是,卡里古拉猫着腰,蹑手蹑脚地贴在矮墙后面蛇行,一幅大气不敢出的警惕模样叫人忍俊不禁。

小牛村原本有为数不少的雌性地精和地精幼崽,当地精战败逃散的时候,它们也统统跑掉了,只余下零星的兽人潜伏在巢穴里,主要是狗头人首领的同族护卫。

有些生物气势强于实力,巨龙是其中的典范。它们未必比白猿或九头蛇蜥更强大,但它们的龙威有如实质的精神力量,可以压迫绝大多数生物的心灵。炼金塔中的某些兵种就具有免疫灵魂威吓的天赋,比如,龙战士、萨维战士。维克多猜测入侵炼金帝国的敌人当中有类似巨龙的高等生命,以灵魂威吓作为克敌手段。古代炼金师不得不设计免疫灵魂威吓的战斗单位。

由此可以逆推,巨龙龙威的非凡之处。

传说,巨龙不知道骑了什么玩意生下狗头人,作为自己的奴仆。反正,在古代文献中,巨龙毫无节操可言。总之,狗头人属于龙脉智慧种确认无疑,龙脉狗头人自带一丝龙威,它们的粪便甚至能惊吓到敏感多疑的猫科猛兽,可它们孱弱的战斗力与凶猛的气势截然相反。

狗头人的力气不小,龙脉狗头人的力量更是媲美初阶骑士,可它们拥有凶暴化的身体素质,却没有凶暴化的心灵,就像铁匠手里拿着秘银精金剑,还是一个铁匠,不可能发挥秘银剑的超凡特性。

卡里古拉的心灵直觉比花斑虎还要敏锐,他从气味中感受到常人无法察觉的龙威,变得小心翼翼,庞大的身躯如大猫潜行,无声无息又随时准备炸毛。

阿卡胆小如鼠,一身本领却超凡脱俗,单手都能吊打普通的龙脉狗头人。而龙脉狗头人气势汹汹,实力却一般,不正好可以给卡里古拉练胆吗?

维克多心中一动,跃上矮墙的顶部,闭上眼睛,仔细聆听片刻,跳回地面,把扈从们都叫了过来,吩咐道:

悠闲美女清凉午后唯美惬意户外写真

“小牛村还有68只龙脉狗头人和大约200多只小型怪物,这处巢穴地形复杂,它们藏在隐蔽的角落,位置分散。我希望活捉所有的龙脉狗头人,杀死地精和狗头人……阿卡,你带2名精英卫士去西边,你要亲手活捉龙脉狗头人,至少5只。”

傻大个和两位鹰狮民兵向村子的西边走去,他还是贴着墙根碎步潜行,三步一回头,眼巴巴地瞅着维克多,希望主人不忍心又把他叫回去,惹得小侍从骑士们偷笑出声。

“夏洛特,你们也去西边,那里有22只龙脉狗头人,小心一点。”维克多扭头说道。

“啊?哦……如您所愿,我的主人。”

一头齐耳金发的夏洛特愣了一秒,收起温柔的笑容,俏生生地行了个骑士礼,带着三名暗自兴奋的小见习骑士追向卡里古拉。

维克多有些不放心,将8个炼金战士全派了过去。每一个自然觉醒的小见习骑士对于兰德尔家族都弥足珍贵,战争可以磨砺他们的意志,竖立荣誉感,增强同主人的感情。维克多给予他们锻炼的机会,也要尽量降低死伤的风险。

“伯爵大人,你对你的誓言骑士的体贴真叫人羡慕……卡里古拉好好锻炼一下,倒是能配得上殿下的身份。”怒涛骑士丝柯莉.乔舒亚掩嘴娇笑,出言调侃维克多。

她是卡特琳娜.约克夫人的嫡亲姑妈,身具奥古斯特家族的血脉,也是个性情浪漫的女骑士。

有卡特琳娜这层关系,丝柯莉同维克多较为亲近,没少调戏年轻的金眼伯爵。她言下之意,夏洛特.兰德尔不配做金眼伯爵的誓言骑士,卡里古拉还差不多。

夏洛特服用黄金药剂,已经共鸣24个元素位,成为青铜阶的资深骑士,当他誓言骑士绰绰有余。只是,黄金药剂关系重大,乔舒亚、尼姆和契布曼大家族的高阶骑士都不知情。

维克多笑了笑,转移话题说道:“东边有13只龙脉狗头人,南边13只,北边12只,狗头人首领身边有4只。”

一只活的龙脉狗头人可以跟教会换取3个重塑身体的名额,谁也不会嫌家族的秘法战士太多。

玛格丽特第一个说道:“威灵顿家族,东边。”

“南边的交给乔舒亚好了。”

“那我们尼姆家族只能选北边了。”

“你们也去帮忙抓狗头人。”罗兰吩咐自己的扈从骑士,又指着巢穴中央的库房,眼睛亮晶晶的说道:“我们去那边抓狗头人首领……不用你们动手,我亲自抓它。”

各家族的骑士和秘法战士各自散开,维克多等人则走向狗头人首领的老巢。

小牛村毕竟是容纳数千人的大型定居点,地精和狗头人修建的矮墙蜿蜒曲折,如同迷宫一般,各大家族的战士分散在里面,互相都看不见人影,更谈不上及时支援。

兰德尔家族的亲卫在狭窄的矮墙之间,只能排成一条长队,预留辗转腾挪的空间。布兰登一手持镶嵌红铜护甲的圆盾,一手握着锋利的精金长剑,战靴在地面轻轻滑动,走在队伍的最前端。

龙脉狗头人不是行动敏捷的怪物,它们擅长通过潜伏偷袭,布置陷阱的方式捕杀猎物,小牛村复杂的矮墙和障碍物绝不是偶然。布兰登对自己的身手有信心,但也牢牢铭记纳尔森的教诲:

哪怕面对一只地精都不能大意……专注、警惕、团结能救你的命,也能救你的战友。

布兰登主动请缨,充当队伍的尖兵,是想成为第一个擒获龙脉狗头人的见习骑士,他必须更加小心谨慎。

妮可夫人以见习骑士的身份追杀老食人魔的事迹一直激励着布兰登。

英勇的骑士就该争取属于自己的荣耀!

“布兰登……布兰登……”细微的呼唤声传入布兰登的耳朵。

……是傻大个?!

布兰登竖一下长剑,示意身后的同伴止步,头也不回,酷酷地道:“说!”

卡里古拉蹲在地上,紧跟着夏洛特的身后,轻声轻气地说道:“布兰登……阿卡想告诉你,有狗头怪物……就在前面,左边的墙后面……它看着布兰登,想吃布兰登的肉……”

“交给我,我能对付!”

布兰登不在遮掩自己的动静,从地上捡起一块拳头大小的石头,运转斗气,朝前方左侧的矮墙甩去。

石头将矮墙砸开一个洞,布兰登剑盾相交,铿锵声中,大声喝道:“出来吧,怪物!我要斩下你的脑袋,亲手做成标本,挂在我的房间墙上当战利品!”

“嗯……主人要活的龙脉狗头人。”小骑士克劳斯在后面提醒道。

“呃……我要砍下你的手和脚,把你献给我的主人……”布兰登停顿了一下,转过头疑惑地问道:“我不能保留它的脑袋吗?这可是我生平第一次捕获的怪物。”

“我要先提醒你,你现在手里只有盾牌和长剑,没有捕获怪物。”克劳斯飞快地说道:“我想,主人会同意你可以保留它的尾巴。”

“我的天!狗头人的尾巴就像老鼠的尾巴……好吧,总比什么都没有的要强。”布兰登嘟囔道。

突然间,前方两侧的矮墙坍塌迸裂,横飞的碎石木料带起满天尘土,十几只格外强壮的狗头人堵住众人的去路。

普通狗头人的个头和地精差不多大小,龙脉狗头人的体型是它们的三倍,身躯比普通士兵还要粗壮一圈。它们伏在地上,缓缓向前逼近,灰白的皮毛下可以看到贲张的肌肉,腹部和背部长满了褐色的鳞片,蜥蜴一样的脑袋,竖瞳黄眼,张开嘴巴露出雪亮的尖牙,嘴巴里发出狗吠一样的叫声并喷出火星和蓝烟,显得格外凶猛狞恶。

布兰登面色大变,怪叫一声,摆出防御架势,嚷嚷道:“一、二、三、四……十一只龙脉狗头人!阿卡……你不是说一只吗?”

卡里古拉委屈的声音从后面传了过来,“布兰登,没听阿卡把话说完。”

“布兰登、克劳斯、杰恩,你们退后。精英卫士和我上……”夏洛特抽出长剑,脚尖在矮墙上轻轻一点,落到布兰登的身前。

十一只龙脉狗头人个个力大无穷,就算她这样的资深骑士想活捉这么多怪物也很困难,见习骑士自保都成问题了。

“夫人,让我们试试。”克劳斯持剑说道,英俊青涩的脸上写着坚毅和诚恳。

这时,炼金战士打破矮墙,呈扇形围了上来,与张牙舞爪的龙脉狗头人对峙。夏洛特略微犹豫了下,让到边上,叮嘱道:“小心点,别逞强。”

“克劳斯,你有什么办法赶紧使出来,我和杰恩保护你。”布兰登大声说道。

年纪最小的见习骑士杰恩闻言,挺起胸膛,手持盾牌守在旁边。

克劳斯上前两步,将精金长剑插在地上,从腰间解下鼓鼓囊囊的钱袋,掏出大把红澄澄的铜索尔,用足了力气朝左右洒了出去。

龙脉狗头人顿时停止逼近,目光追逐在阳光下闪光的铜币,明显变得犹豫不决,似乎想去捡拾铜币。它们互相看了看,又靠在一起,大声狂吠着朝前进逼。

“克劳斯,这是什么该死的主意?用铜币贿赂怪物吗?”

布兰登急得都快要哭了,可还是坚守在克劳斯的身旁。

克劳斯拿起长剑,紧张地舞了剑花,犹豫想到:通识学校的费罗牧师传授的知识是错误的?学者的话果然不能全信……怪物怎么会被人类的钱币收买?我……真蠢。

“退后!精英卫士,把长柄重锤丢给我。”

夏洛特丢下长剑和盾牌,单手接住炼金战士丢过来的精铁重锤,龙脉狗头人结成紧密阵型,想要用长剑切断它们的腿脚变得很危险,现在只用重武器把它们砸开,想要全部活捉恐怕是不可能了。

克劳斯服从命令,沮丧退后,布兰登却赖在原地,不肯挪动脚步,他突然瞥见了探头探脑的傻大个。

说来也奇怪,克劳斯丢洒铜币之后,一直猫腰蛇行的卡里古拉站直身体,还好奇地靠前观察龙脉狗头人。

布兰登脑海中灵光一闪,闪到一旁,大喝道:“阿卡,吓唬它们!”

吓唬?阿卡最会吓唬人……宛如巨人般的卡里古拉昂首挺胸,拎着他威风凛凛的双手重锤,大步走到前面,对着龙脉狗头人大吼。

“啊!”

声浪如滚滚雷音,传遍整个小牛村,那些躲藏在隐蔽角落理的地精全都被震了出来。步步逼近的龙脉狗头人吓得四散而逃,它们跑的方向却是左右两边有铜币的地方。

布兰登眼疾手快,一个箭步追上落后的那只龙脉狗头人,盾牌重重地砸在它的后脑,直接将其拍在地上,然后一脚踩住它的脑袋,挥动精金长剑斩下狗头人的四肢,整个动作一气呵成,干净利落。

“哈哈,我第一个抓到了龙脉狗头人!”

布兰登欢笑一声,手脚麻利地取出牛筋,一边捆扎龙脉狗头人的嘴巴,一边问道:“克劳斯,你的点子是怎么想出来的?”

克劳斯若有所思地看了眼卡里古拉,说道:“我来之前,特意去请教通识学校的牧师关于怪物的一些知识……他们虽然在课堂上传授怪物学的知识,可我想,他们总会藏些冷僻的知识,不管真假,对我们说不定会有用。你知道的,他们特别喜欢贝尔,所以我用三个月的零花钱让贝尔挨个请教……达可鲁牧师告诉贝尔,遇见龙脉狗头人,扔一把钱就能吸引它们,然后趁机逃跑。”

“克劳斯,你的心眼就像蜂巢。”布兰登踩着战利品,得意地哈哈笑道:“多亏了你,我第一个活捉龙脉狗头人,主人的奖赏,我分你一半。”

夏洛特看了看正在远处捡铜币的龙脉狗头人,转回头问道:“布兰登,你怎么知道阿卡能吓唬龙脉狗头人?”

布兰登看见夏洛特手里份量恐怖的精铁重锤,眼里流露出一丝向往,踢开手足俱断的狗头人俘虏,行了个骑士礼,恭敬说道:“夫人,我只是灵机一动,并不确定阿卡能喝散狗头人,但阿卡突然不害怕了,说明这些狗头人刚刚是想要吓退我们,好去捡铜币。所以,我让阿卡喊一声试试。”

夏洛特微微一笑,赞叹道:“真有你们的……基恩表现的也不错,没有辱没主人的名声。”

刚满14岁的基恩红着脸,朝夏洛特行骑士礼。

“阿卡,你不怕敌人,敌人就怕你,是不是这样的?”夏洛特转过身,柔声问道。

卡里古拉猛地点头,瓮声瓮气地说道:“阿卡不怕狗头人,狗头人怕阿卡,狗头人想吃阿卡的肉,阿卡就扔钱,再吓唬它,抓它。”

小骑士们顿时大笑,夏洛特轻抚额头,忍笑道:“好……先这样吧。”

掌握了对付龙脉狗头人的方法,兰德尔亲卫推进速度快了许多,卡里古拉轻易能找到躲藏的龙脉狗头人,丢一把铜钱,凶相十足地吼一嗓子,探手抓住想捡钱的狗头人,拧断它们的四肢,熟练的就像抓肥猪。

卡里古拉连绵不绝的吼声惊动了许多人和怪物,各家族的亲卫都派人去查看情况,当他们进入最后隐藏狗头人的大仓库,夏洛特和小骑士们情不自禁“哇”的一声,都楞楞地看着惊人的一幕。

傻大个气势十足的叫声越来越接近西边的仓库,罗兰与白银狗头人首领的战斗也发生了变化。

“轰”

一团灼热的火焰从库房的顶部喷向罗兰,她舞动手中7米长的秘银长鞭,绿色光华的虚空水元素如有形的水波,如无形的虹光,随着长鞭的舞动变成一个氤氲漩涡,融化金铁的火球落在漩涡里,无声熄灭,连一丝烟雾也未能升起。

水妖精的叹息,奥萝克希娅的兵器,用秘银和精金抽丝编织而成的长鞭,它的环形十字架手柄没有任何宗教意义,只是为了填装一块纯净的水元素晶石。

元素晶石是虚空元素的物质具现,蕴含着虚空元素的力量,对于白银骑士而言,元素水晶中的力量属于外力,会破坏完美平衡,只有黄金骑士能够借用元素水晶的力量,但也很勉强,不到万不得已,他们只把元素水晶当成铠甲和兵器的装饰品。

传奇骑士能够驾驭元素水晶,西尔维娅甚至可以激发蔷薇战枪上的暴烈的火元素水晶。巴塞留斯长公主一只脚踏入传奇领域,她长鞭手柄上的水元素晶石绝非单纯的装饰品。虚空水元素兼具地的凝固和风的流动,介于虚实之间,不仅拥有冻结、腐蚀、消融的特性,还有地元素的坚固力量和风元素灵动锋利。

水妖精的叹息在奥萝克希娅的手上是长鞭,是利剑,是战枪、是盾牌,是让敌人无可奈何的叹息。只有巴塞留斯家族的顶级铸造大师才能用秘银和精金抽丝,打造这把超凡长鞭,整个人类国度,只有寥寥数人能发挥它的力量。

西尔维娅、奥萝克希娅,现在还要再加上罗兰。

罗兰将生命赋予了这把长鞭,如同她的手臂的延伸,心之所指,鞭之所及,这背后是对水元素海的深刻理解。

毋庸置疑,她半只脚也踏入了传奇领域。

罗兰轻松制服狗头人首领的同族卫兵,这头龙脉怪物便意识到入侵者的强大,它爬在仓库的顶部,居高临下,用火焰吐息招呼对手。

狗头人的腿部关节反曲,可以像豺狼人、蜥蜴人那样伏地奔跑,但它们的四肢着地主要是为攀附悬崖峭壁,用长长的老鼠尾巴从崖壁的缝隙里寻找水晶、锆石和各色宝石。

狗头人首领450磅的身躯在距离地面18米高的屋顶灵活移动,一边躲避罗兰跳起后的鞭击,一边用音律复杂的狗吠和人性化的表情同罗兰挑衅对骂,隔一会吐一颗火球,就是不下来决一死战。

罗兰可以跳上天花板,但狗头人首领正等着她这么做,它会乘机撞破屋顶,逃到外面。

凭狗头人首领的速度,就算逃到外面,也逃不出罗兰的手心。可是,难得有机会和龙脉狗头人对骂,罗兰玩得正开心,舍不得一下抓住它。骂着,骂着,罗兰发现自己骂不过汪汪叫的狗头人,发誓要让亲自把它从天花板上抓下来。

双方就这么僵持着。

阿卡吼叫的频率渐渐靠近西边的仓库,狗头人首领越来越焦灼,听不到阿卡的叫声,它终于按捺不住,吐了一口火焰,就往屋顶撞过去。

罗兰眼中亮起光芒,秀气的半高跟战靴轻点地面,纵身一跃,水妖精的叹息缠住狗头人首领的后肢,如灵蛇游动般环绕它的身体,将半个身材破开屋顶的白银狗头人拽了下来。

“噗通”

狗头人2.4米长身躯结结实实地摔在地上,环绕绿色光华的长鞭把它牢牢绑住,一层白霜在鳞甲上蔓延覆盖,它的猛烈挣扎和拼命狂吠渐渐变成了哆嗦,最后终于老实地冻僵了。

奥古斯特家的秘法战士上前,用食人魔筋腱把公主的速冻战利品捆扎妥当。罗兰收起水妖精的叹息,向观众款款走来,单手叉腰,撇嘴说道:

“我还想听它说几句龙语,早知道它只会狗叫,我早把它抓下来了。”

战斗牧师目光游移,努力绷着脸;乔舒亚和尼姆家的高阶女骑士掩嘴窃笑,玛格丽特还是冷冷清清的神情。

你就差点学狗叫了……维克多腹诽了一句,这话当然是不能说出口的,他目光转向仓库地面那个焦黑一的坑洞,说道:

“谁靠近这个洞口,狗头人就朝谁吐息,它宁可冒着被你杀死的风险也要赖在屋顶上,不愿逃离,里面肯定有好东西。”

“进去个人看看。”维克多朝后面挥了挥手。

一个灵猴民兵拿着一面小盾牌和一盏水晶马灯钻进了狗头人挖掘的坑道,过了许久也没上来。维克多能够听见坑洞内的动静,可以确认下面没有发生战斗。

大家轻松谈笑,猜测坑洞里有怎样的财富。这时,灵猴民兵从坑洞里钻了出来,他的盾牌挂在背后,嘴里咬着马灯,一手拿着一颗灰色的蛋,另一只手拿着块青白相间的矿石。

“秘银矿?!下面真的有秘银矿!”战斗牧师惊喜地走过去,想从灵猴民兵手里接过矿石,仔细观察品质,结果灵猴民兵不肯撒手,他只得讪讪松手,看见那枚灰色的卵,眼睛又是一亮,“白银狗头人是头雌性?这是它的卵!下面还有多少颗卵?”

“下面太黑,我没有细数。”灵猴民兵的嘴角扯出假惺惺的微笑,补充道:“估计不少于50枚。”

“五十枚,太好了……”战斗牧师拿着龙脉狗头人的蛋,喜不自禁。在维克多的示意下,灵猴民兵总算把蛋给他了。

“都是我的。”罗兰走过去,虎视眈眈地盯着战斗牧师。

战斗牧师低声嘀咕了一句,“十分之一是教会的。”

这时,卡里古拉高大的身影闯进仓库,对着维克多伸出十个粗大的手指头,得意地卖弄道:“主人,阿卡抓了15只狗头人。”

他翻转手背,表示15只狗头人。

“干得不错,你很勇敢。”维克多对于阿卡的任何战斗都不吝表扬,扬起手拍了拍他宽厚的肩膀。

卡里古拉露出憨憨的笑容,旋即又兴奋地比划道:“主人,阿卡发现好多财宝,好多,好多,堆的像小山……阿卡给主人拿一块漂亮的宝石,是阿卡先发现的,布兰登要阿卡把宝石放在一起,等主人来……阿卡不听他的,阿卡跑了。”

说着,他从兜里摸出一块透明的水晶。那水晶的中间凝固着一点殷红似血,它被细微的符文层层束缚。

炼金帝国的奇物水晶!

维克多的瞳孔瞬间放大,在罗兰走过来之前,飞快而隐蔽地将阿卡手掌上的水晶藏了起来。

“什么好东西?”罗兰看了看阿卡的手,狐疑的目光转向维克多。

“没什么,一块水晶而已。”维克多不动神色地敷衍道。

“我的水晶……给我看看。”罗兰伸手讨要。

“它现在是我的……龙脉狗头人是你的,狗头人的卵也是你的,但西边的东西都是兰德尔家的战利品……我愿意拿出我的战利品和大家分享,那也是我的意志。”维克多强调道,他的说法得到高阶女骑士的一致认同。

罗兰眨了眨美丽的眼睛,噗嗤一笑,兴高采烈地说道:“我们去看看,堆得像小山一样的财宝。”

战斗牧师坚持说道:“十分之一是教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