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络腮胡子推门而入,燕赤火与董鸣也走入其中。

室内更是奇热无比。那董鸣顿时出了一身大汗,抱怨道:“邬先生,你这里好象比前几天更热了。”

燕赤火打量了一下这地火室,室内面积到也不大,周身数丈而已,中间有一个直径三尺左右的圆洞,热力便是从这里散发出来的。

燕赤火先摸了一下墙壁,然后来到圆洞附近,向下望去,却见地下深处有红光闪动,正是地火。

他又打量了一下这圆洞附近的禁制,然后对这络腮胡子道:“你这个店铺三十万玉晶,实在太高。”

那络腮胡子道:“燕前辈,这可一点也不高,光这个地火室,你要出租,一年也得两三万块玉晶,更不用买下来了。”

燕赤火道:“你也是一个炼器师,这地火室出什么问题,还用我说吗?你这间地火室用云石建筑,这云石是最隔热的材料,在室外尚且觉得热气逼人,你就不觉得这里问题很大吗?”

那络腮胡子搓手道:“这地火室当然有问题,不然我怎么会这么低的价格转手。”

燕赤火道:“这地火口附近的禁制模糊不清,显然是地火多次上攻所造成的,为何出现这种情况?那是地火口的材料有了问题,否则禁制不会无端损坏。”

那络腮胡子一怔,说道:“燕前辈你是说,我地火口的黑钰石出了问题?”

燕赤火道:“那是当然。”

那络腮胡子道:“前辈,这地火是我亲自找人建立的,才刚刚四十年。”

自然清新女孩骑单车田野风光户外写真

燕赤火道:“那就更好说了。”

他来到地火口前,指着一块黑钰石,对那络腮胡子道:“你有没有飞刀飞剑之类的灵器,可以用三成法力在这上刺一剑,或劈一刀。”

那络腮胡子依言,取出一柄飞刀,用了三成法力在这块黑钰石上斩了一刀。嗤的一声,这块黑钰石便出现一道半寸深浅的痕迹。

那络腮胡子脸色一变,说道:“怎么会这样?”

燕赤火道:“黑钰石虽然不是什么上等的灵材,也很难炼制灵器当中,但因为它坚硬无比,却是地火室地火口的最佳材料,正常情况下,你是不可能将在这块黑钰石上留下什么痕迹。但是建造这地火屋时,你定然是过于心急,这地火口建成之后,不到三个月就开始使用,对不对?”

那络腮胡子道:“前辈看得真准,我确实只过了八十天,就开始炼器。”

燕赤火道:“这就对了。这黑钰石提纯极难。如果是上等的炼器师提纯,这黑钰石原矿可以提出三成来,如果是中等的炼器师杂质就多了,可以提出五成。以你的修为估计是提了七成以上。”

那络腮胡子道:“好眼力!”他本来以为燕赤火只是信口胡说,但现在已经是大为信服。

燕赤火道:“所以你这地火口得放置三年,才可使用。因为这地火在这三年内不停冲击,也可以提纯。等三年后,你再来刻画禁制,这地火口可历经八百年。但你不知道这些,提前刻画禁制,并使用了地火口,却把杂质又炼了一遍,导致黑钰石渐渐失效,这才出了这种事。”

那络腮胡子道:“请前辈解惑。一样是地火中烧,为何我三个月后用便对黑钰石构成损害,而三年后却是为其提纯。”

燕赤火道:“这里面有三个原因。一来是你炼器师,往往要引动地火,而如果不炼器,只是地火自行上攻,威力与次数自是大大减少。二来,你刻画了禁制,将地火许多热力也隔绝在外,而黑钰石提纯火力要强得多,火力不足,自然不能提纯,反而精炼了杂质,黑钰石的质量自然下降。”

那络腮胡子道:“那第三个原因呢?”

燕赤火道“第三个原因是与提纯有关,将黑钰石的杂质提炼不,杂质都在外表,自然就会被炼制,由于杂质之故,你地火口附近的禁制才会损耗得这么快。”

那络腮胡子道:“那也是只需重新炼制一下黑钰石即可。”

燕赤火笑道:“怎么炼制?到现在黑钰石基本是已经是毁了,你也是炼器师,难道不知道吗?”

那络腮胡子道:“那可以再买一些黑钰石炼制。”

燕赤火道:“我虽然是炼器师,但在提纯黑钰石方面比你也强不了多少,我要请人来提纯,还要再找人刻画禁制,毕竟这地火口的禁制不是我可以做到的。还要买上等的阵法,护住这地火室。这黑钰石毁坏到这个地步,这地火会爆发出来,到时,不仅这一家店铺,就是附近几家也都会遭殃。你算算这些,我要花上多少玉晶?”

那络腮胡子不言语了,燕赤火道:“你要是十万玉晶,我便接手。”

那络腮胡子道:“燕前辈,你这价格还得太狠了。”

燕赤火道:“这还是我有些急用,否则十万玉晶我都不买下来。”

那络腮胡子苦着脸说道:“前辈,这个价位,我实在难以接受。”

燕赤火道:“那就算了,我宁肯租地火室,也不可能用三十万块玉晶盘你这个店铺。”

络腮胡子道:“那二十万块玉晶呢?”

燕赤火毫不犹豫,转身就走。那络腮胡子急忙叫道:“十万就十万。”

燕赤火这才转过身来,与这络腮胡子进行一下交割,络腮胡子接过燕赤火给的十万玉晶,便拿出一张灵纸,说道:“这是这家店铺的房契,前辈收好。”说完,他便欲离去。

燕赤火突然叫了声“不好!”只听得轰的一声,一团火焰从地火口中飞出。燕赤火双手打出一连串法诀,落在这地火之上。

轰的一声,这地火又落了下去。

络腮胡子吃了一惊,暗道:“幸亏有这位燕前辈,否则地火飞出,我还处理不了。”

想到这里,他不禁制暗自庆幸,这店铺已经转给燕赤火了,否则这一次,他可是惹上大麻烦。

这络腮胡子道:“前辈,这房契你收好,咱们两清了。”

燕赤火道:“你可真幸运。”

— 上拉加载下一章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