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姜酒拉着母亲的手刚走到拐角处,一条伺机而动的手臂伸了过来,直接把她给掳进了一个怀抱中。

“封林诺……”

姜酒刚要拿出金属球扎过来,感觉出了掳走她的人是封林诺,便又缩回了手里的金属球。

“嘘!跟我走!”

果然是封林诺!他朝姜酒做了个安静的手势。拉着她就准备离开,夫妻双双把家回。回去申城,回到他们儿子的身边。

“妮可……妮可……”姜酒的母亲急声呼唤。

见阿里娅出现,封林诺立刻扛起不太配合的姜酒,朝着楼梯方向狂奔过去。

“封林诺,干什么?要带我去哪里?”姜酒挣扎着捶打封林诺的后背。

“带回家!回到我们孩子身边!”

封林诺凛冽一声,扛着姜酒越跑越快。他不想再给姜酒逃跑的机会。

“封林诺,快放下妮可!们是走不出古堡的!”

夕阳下欧美嫩模清纯写真

封林诺的身后,传来阿里娅警告式的呼叫声。她应该是明白了,这引起整个古堡大乱的火,应该是封林诺放的无疑了!

封林诺没有搭理姜酒巫婆妈的叫唤,则是扛着姜酒朝东侧古堡的偏门小跑了过去。

“来人呢……快抓住封林诺和妮可!”

阿里娅朝封林诺和女儿离开的背影大声呼喊起来。

这个耍滑头的家伙!

本以为他会安安分分的通知他父亲和颂泰过来跟自己谈判的,却没想这小子竟然使诈,放火烧了古堡不说,还想趁乱掳走女儿妮可?

“小猴崽子,真是气死我了!”阿里娅气得捏起了拳。

其实以封林诺的智商,他又怎么会坐以待毙呢?

找准时机,化被动为主动!才是他封林诺应该有的手法。不然自己都没脸回去见自己的亲儿子!封林诺对默尔顿古堡的地形,也只限于纸上谈兵。但他的方向感和空间感极强,他能将图纸上的地形,幻化成空间上的具体位置。知道东侧古堡有个小偏门,是留给家仆

和物质进出的。

“封林诺,封林诺,放开我……快放开我!”

姜酒挣扎着从封林诺的肩膀上滑落在地,“我不能跟走……”

“为什么?姜酒,为什么不能跟我走?”

封林诺抓住姜酒的胳膊怒声问,“即便对我没感觉,但必须对我们的孩子负责!!我不会让我的孩子没有妈妈的!”

提及‘妈妈’姜酒就更加走不动路了。

如果她走了,女儿诺米不但没有父亲的陪伴,连她这个母亲都要失去了……那女儿岂不成孤儿了?姜酒真的迈不动离开的步伐!

“抓住他……抓住他!”身后,传来家仆们讨伐的叫唤声。

“封林诺,跟我走!”

姜酒立刻抓住了封林诺的手,朝着偏门旁边的一个储藏室跑了过去。她决定先把封林诺送进古堡去。

储藏室看起来是密闭的,只留了一个朝古堡内开放的大门,可供人员进出存取货物;但在顶角的位置,还有一个对外通风口。

姜酒爬上了集装箱,三两下就卸掉了通风口的网格。

“酒儿,看这娴熟的架势,平时应该没少爬吧?”

都这个节骨眼了,封林诺竟然还有心情跟姜酒在耍嘴皮子开玩笑。

这给阳光就灿烂的性格,正是姜酒一家所缺失的。

“闭嘴!快跟我一起爬上去!在前面!”姜酒拖拽着封林诺往通风口里塞。

“还是在前面吧,我在后面保护。”

瞄了一眼储藏室外晃动的人影,封林诺催促着姜酒。

“让在前面带路,就在前面带路!磨叽个什么劲儿啊!”姜酒一巴掌打在了封林诺的P股上。

这一把,把封林诺打得心痒痒的。

“酒儿,真好闻……特别特别喜欢闻身上的甜奶味儿!”

转过身来就抱住了姜酒,深嗅着她的味道。

姜酒微微悸动了一下,倾身过来就狠狠的吻住了封林诺的唇。

主动的吻,带上了她的朝思暮想,带上了她的牵肠挂肚,带上了她所有的情、所有的意!

姜酒相信这个世上是有一见钟情的!因为她对封林诺就属于这样的一见倾心!

姜酒的吻,粘稠又霸道;她俏皮的用牙齿轻轻噬着他,带着离别的不舍。

吻乱了封林诺的心,也吻燥了封林诺的身!

封林诺感觉自己的全身都燥热了起来……恨不得把怀里正挑衅他的女人给就地正法了!粘腻着彼此,永远都不要分开。

唇分的那一刻,彼此的嘴上还残留着对方的味道,浓烈的,如同他们此时的情意!

“酒儿……我爱!”

封林诺深喃一声,从喉咙的深处发声出来。

“我……我……”

姜酒想回答他,却怎么也说不出口来。

“封林诺,快上去……他们快追来这里了!”冷静下来的姜酒催促道。

“行!一会儿我们回家继续亲热!”

封林诺在姜酒的唇上啄了一口后,便先行钻进了通风口。

往里爬了一米远,留给姜酒一个容身的空间后,封林诺便停顿下来等待姜酒。

一个蹦跃,姜酒也跟着钻进了通风管道里。

见姜酒跟着自己一起爬了进来,封林诺这才放心的往前继续爬去。通风管道不长,也就五六米的距离。

“酒儿,把拆卸网格的工具给我?”

因为通风管道比较狭窄不太好转身,封林诺想往回伸胳膊还是很费劲的。

“不用工具,直接推开!上回我已经拆过了!”

这通风管道,姜酒已经爬过好几回了,应该说是轻车熟路。

‘咔哒’一声,封林诺用单手就把通风管道对外的网格给卸了下来,随后直接丢了下去。‘噗通’一声,下面竟然是河流。

“我去……纸糊的啊!”封林诺冷幽默一声。

“封林诺,走吧……别再来了!我对只有一个请求:把我们的孩子照顾好!”

姜酒换息,压下伤感的情绪,“今后,要是娶妻了,带着我们的儿子如果不方便……就把儿子给母亲照顾吧!辛苦她了!”

“姜酒,什么意思?”封林诺想转身,可狭窄的空间实在是动弹不得。

“封林诺,有一个好母亲……请替我带话给她:姜洒给她添麻烦了!”

说完,姜酒就卯足了力气,推着前面的封林诺,把他朝通风管道出口抵了过去。

“姜酒……姜酒……想干什么?”

封林诺这才意识到:为什么姜酒会让他在前面先爬通风管道了。

“封林诺,下面是河流,就两三米的高度……落水之后,顺着水流往下游飘就行了,大概几百米就能上岸。”

“不……不!姜酒,跟我一起走……跟我一起走!”

没等封林诺把话说完,姜酒一鼓作气,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把封林诺从通风管道里推了下去。

“姜酒……个阴险狡诈的女人……说话不算话……”

伴随着封林诺歇斯底里的咆哮声,然后便是‘噗通’掉落河流的声音。

“封林诺,我从来就没有爱过……赶紧滚出我的视线吧!我永远永远都不想再看到了!我此生不再相见!”

姜酒趴伏在通风管道口,对着落入河流中的封林诺歇斯底里的叫嚷着。

泪水,在下一秒便不自控的滚落了下来。泪水的滋味儿,这一年她尝得太多。

也许爱情本就是一种毒药……在催泪的同时,也折磨着的身心!

并且,此毒无解!

姜酒没给自己留太多的时间去伤感;她迅速的退出了通风管道,然后将储藏室里的网格再次固定了上去。不给别人去追逮封林诺的机会。

等她走出储藏室往东侧古堡的大厅奔过去时,却看到了坐在轮椅上的大哥菲恩。

“大……大哥。”

姜酒着实一惊。难道大哥菲恩已经发现是自己把封林诺送出古堡的?

“封林诺安全了吗?”

菲恩平声静气的问道。听他这话的口气,应该已经知道是妹妹阿九放走封林诺了。

“安……安全了!大哥,求您别告诉母亲……”

姜酒半跪在了大哥菲恩的轮椅边,“我已经听的话:不会再跟封林诺有任何的纠葛了!我跟封林诺已经成为了过去式!您就给封林诺一条活路吧!”

“傻丫头……”

菲恩探手过来,轻轻的抚着妹妹的头顶,“跟封林诺,不但有过去式,还会有现在式……更有未来式!他是不会放弃的!”

姜酒再次嗅了嗅泛酸的鼻间,“可我想让他放弃我!”

“顺其自然吧!”

菲恩悠悠的轻叹一声,“说那小子吧,脑子还真够机灵的……竟然被他想出纵火的阴谋诡计来!可把母亲气坏了!”

“那火被扑灭了没有啊?”姜酒朝着餐厅方向瞄看着。

“封林诺就点了走廊里的一排窗帘……雷声大雨点小!但却能达到他想要的效果!”

菲恩轻吁一声,“只可惜,没能把带上一起逃离这活死人般的坟墓!”

“不,我不会走!也不能走!”

姜酒抬起头,看了看古堡这四方的天空:可不是活死人般的坟墓么?!

逃得出身体,却逃不出灵魂!

姜酒知道自己肩负的使命:不仅仅是为了母亲,也为长眠在地下的父亲!

“阿九,如果封林诺再给一次逃离的机会……那成全他吧!”菲恩也抬头看向古堡上方的天空,“也是成全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