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我父亲是从军的,忘了?所以对于威廉上将有所耳闻,父亲对赞赏有加。”

“对了,王妃的父亲可是布鲁克将军,也是我曾经最钦佩的一位。”

“是啊,父亲一直念叨呢!”

“哦?我突然想起来了,当年出事,岳父大人还为奔波过,为洗清罪名,说相信的人品。我怎么记得,不是他麾下的人?”

“老爷子曾经找过我,说要给我讲媳妇,我那个时候没当真。王妃家里可有别的姐姐妹妹?”

“我是独女……”王妃尴尬的说道。

“……”

其余两个男人陷入沉默,哈雷的心情很是复杂。

怎么的?自己还不是岳父大人的第一人选?

早早地,他就想把王妃许配给威廉吗?

威廉也有些无奈,旧事重提,似乎捅到了马蜂窝!

白嫩女孩的粉嘟嘟俏样

哈雷微微挑眉,眼神不善的看向威廉。

“想不到,当初岳父大人如此赏识?”

“殿下,如果没什么事,我就去部队了。”

威廉微微颔首,不卑不亢的说道。

“快走吧,真是烦死了,每次找我都好像没好事。”

哈雷不悦的说道。

他走后,哈雷闷不做声,紧盯着电脑也没有理会王妃。

王妃笑了笑,故意把茶盏端到了他的面前,他也视若无睹。

“殿下是吃醋了?”

王妃打趣的说道。

哈雷听到这话,心头一颤。

吃醋?

他心里不是只有简一个人吗?怎么会对别人上心,更谈不上吃醋这么一说了?

那他为何心里不痛快,他没想到王妃和威廉还有一段前尘往事,虽然两人没什么交集,但是岳父大人对他喜好是真,他不是第一人选也是真的。

“没有。”

他语气生硬的响起。

王妃走到他后面,捏了捏他的肩膀。

“我和威廉上将可没什么,这飞来的醋我可不认可。那是我父亲赏识,和我没关系。我可……打小就喜欢殿下的。”

她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小,有些害羞。

哈雷听到这话,扣住她的手,猛地把她拉入怀中。

她猝不及防,跌落在他的怀中,稳稳地坐在他的腿上。

她面色瞬间涨红,闪躲着,不敢直视哈雷的眼睛。

“怎么,从未听提过?”“提什么?告诉,我小时候参加皇宫宴会,看到了殿下就深深痴迷。那都是八九岁的事情,说给听都觉得害羞。而且……那个时候已有婚约,还是凯特林的千金小姐

,我哪里有机会。众所周知,简是出了名的眉毛,精致的跟个芭比娃娃似的,我怎么比得上。”“父亲见我心仪,但也知道我比不上简,就想给我寻个人家,所以就看中了威廉上将。我无心他无意,所以这件事就不了了之。我这些年没嫁,二十六岁了,在圈子里已

经算是剩下的。上门提亲也不少,可我都看不上,没想到上天垂帘我,最后我还是嫁给了殿下。”

“昔日的亲王,也成了如今的君王,可见我的眼光没有错,我看中的男人是人中龙凤,天选之子。”

“嫁给我,为什么不说?”他没想到王妃打小就喜欢自己,这种喜欢就像他小时候对简心动一样。

她闻言,嘴角溢出一抹苦笑。

“殿下又不喜欢我,我说这些干什么?自讨没趣吗?卖惨就能换来殿下的怜爱吗?我只怕,殿下更加厌弃我。”

她说到这,眉眼暗淡下去,心头有些苦涩。

单相思最是不好受。

“其实……殿下一直都喜欢……简先生吧?”

她垂眸鼓起勇气说道。

话一出口,哈雷身子一僵,脸色瞬间变得难看。

坐在他怀中的王妃感受最为明显,知道自己等于拔了老虎的胡子。

“既然知道,为什么还要嫁给我?”

这话,有些阴冷。

被自己的枕边人看穿他的那点小心思,他有些不舒服。

是……

很不舒服。

在君王这个位置上坐久了,还是会有所变化,比如……不喜欢任何人知道自己的秘密,也不喜欢别人捏住自己的把柄。

她立刻起身,弯下身腰,柔弱而又不卑不亢。

她没有抬头看他,继续说道。“其实……一开始也只是猜测,直到嫁过来后,殿下十天有九天晚上不在皇宫,我曾经派人调查过,发现每晚……殿下都去凯特林。深夜和臣子交谈可以理解,但次数多了

,难免让人多想。我能做的,只能替殿下抹去那些痕迹,不让外面流传不该流传的蜚语。”“我知道殿下娶我并非本意,实在是内阁大臣逼迫的不行,挑了我嫁过来。我也从不敢奢望殿下的恩宠。之前殿下对我疼爱有加,我很感动,但我清楚地知道,殿下不爱我

。”“对我所做的一切,都不是出自爱,这让我很痛苦。我最深爱的丈夫,在和我恩爱的时候,爱的并不是我。心不在我这儿,而在一个男人那儿,我从一开始就输了。如果是

个女人,我尚且可以比一比,可对方是男人,我怎么比?”

王妃痛苦的说道,曾经也想过曝光,自己不得好过,也让他们不得好过。

但她只是一时冲动,也不敢再想过。

喜欢一个人,得不到的确想要玉石俱焚,我得不到,也别想好过。

每个人心底都有阴暗面,善良从来不是天生的,也不是每个人应尽的义务。

保持善良,是一件很难的事情。

之所以让她改变主意,是因为……

“即便如此,但还是假装什么都不知道,每天对我依然像无事人一样?”

“殿下去凯特林那么勤快,难道不是跟我一样,企图用真心打动吗?”

“可我失败了。”

他直视眼前的女人,一直觉得她单纯无脑,现在才发现她心如明镜,是他不够了解她,或许,在此之前他从未想过要认真了解,哪怕两人同床共枕。

“我似乎也没成功过,不是吗?殿下?”

她起身,嘴角勉力的勾起一抹笑,佯装无事一般的看着他。

这笑很牵强,却很有感染力。她在安慰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