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长身而起,面露笑容,对闯进来的曾玉书说道:“师弟乃是筑基后期修士,以后能否稳沉一些,就算没有破坏自身形象,这样也很容易打扰别人修炼呢。”

曾玉书哑然,顿了顿,才说道:“师兄教训得是,形象倒是不可能破坏,在外面我可是典型后期修士形象,只是没想到会打扰到师兄,我还以为师兄也不用修炼呢。”

易恒心里明了,他定是以为别人也如他般,修炼也不能增长修为,是以面色有些黯然,便开玩笑说道:“我不用修炼?难道我的修为是天上掉下来?好了,让我猜猜你此来的目的如何?”

曾玉书大喜,知道师兄又恢复豪气,黯然之色立即消失,朗声说道:“请师兄猜吧。”

易恒眼里精芒一闪,道:“这还不容易?若非黄得鸣晋级后期,便是虫族来袭,可对?”

“既是师弟匆匆前来,又问如何做,想来定然是虫族入侵了?”

曾玉书击掌赞叹道:“果然不愧是师兄,那罗未济晋级后期我也匆匆来此,但师兄你毫不在意,黄得鸣晋级后期我哪里还会同样如此?

不错,此次是虫族现身,具体规模尚不知道,但想来应该要比上次弱,我等现在该如何做?”

易恒沉思片刻,沉声说道:“若是要我等尽力杀虫,那便尽力积累名声,若是不要我等尽力杀虫,那便以救人为主,特别是筑基修士。”

曾玉书听完略一思索,便知他的用意,大笑道:“哈哈,就是如此,无论如何,岂会让他好过?小师妹那里可有消息?”

易恒显然知道他问的是什么事,便有些郁闷道:“她师傅柳青衣前几天似乎犹豫不决,希尹还在劝说之中,但自燕长空宣布以后内核将由他分配之后,情况又有变化。”

曾玉书楞了一下,问道:“难道已经不看好我们?”

长发气质美女独自享受下午休闲时光

“想来应该如此吧,昨日希尹还来此,看她样子为难之极,想来她师傅柳青衣已经有所决定。”

“那可是为难之极呢。”曾玉书也感觉甚是头痛。

易恒也是皱着眉头,显然短时间也不知如何办才好。

“若是柳青衣不随我等一起去,那小师妹似乎也不会跟随我们去,师兄到时你可放心她一人在此?”

易恒叹了口气,说道:“再不放心,那又如何?找总不能强迫她吧?”

“唉!也是,我俩倒是可以一走了之,只是为难小师妹了。”曾玉书长叹道,对那日打扰二人又感到歉意。

本身二人相聚便不多,一旦与虫族厮杀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