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实在,此时的对话还算是真实。因为李肇还真就是想让靳商钰说话。毕竟,他可不想与群臣作对。

“那个,既然李大人也想听小弟的办法!老子就说了!”

“商钰啊!你说吧,我会认真听的!”看到靳商钰突然间连“老子”的口头语都说了出来,那李肇也是弱弱的附和着。

此时,靳商钰也不管什么了,直接开口说道:“这第一吗!就是按照官职的大小收粮!像大司马这样的大官员,我看就收一万石吧!那个,是不是有点少啊!”

“商钰啊!这可是一万石啊!不少,真是不少啦!”

“妈的,既然李大人都说不少了!就这些吧!另外,这大官儿的数儿,老子都定了,下面的人,你就看着办吧!这一回不会还要小弟教你吧!”

“那个,好吧!那就依靳大人的吧!”看到靳商钰的神情变化,知道没有回旋的余地后,那李肇也只好弱弱的答应下来了。

看到李肇不太情愿的接受了自己的意见,靳商钰也是很高兴,所以,接下来的时间里,靳某人也是把自己的宣传计划道了出来。

“那个,李大人,等一会儿,咱们哥俩就到城中的繁华之地进行一次宣传!”

“宣传!为什么要宣传!这样做会不会让他们有了心里准备啊!”

“不会!咱们是奉旨办差,如果他们都一毛不拔,那就简单了,直接进去抢就可以了!怕就怕他们说出这样的,那样的理由!”

“可,可他们要是只交一少部分粮食,那又如何!”看到靳商钰这样说道,那李肇也是再度追问着。

白净可人孟洁外拍写真

“其实这个问题,小弟早就想过了。第一,咱们把万岁爷的圣旨宣传普及一下这第二吗,咱们也要做杀一儆百的准备!你放心,万岁爷不是给咱们一百名禁军军士吗!”

“商钰啊,你不会是要动真格的吧!”

“废话!老百姓都快死光了,咱们还不动真格的,难道演戏啊!”说到最后,靳商钰的气势也是瞬间攀升到极点,一股强烈的杀伐之意更是弥漫出来。

这一次,李肇是真的有些怕了,可能他还真的没有想到眼前之人会是这样的一个人。只见他稍稍稳了一下心神,便站起了身形。

“既然靳大人是真心救民于水火,我李肇愿意舍命陪君子!”

“好,小弟就等着李大哥这句话呢!走,咱们现在就到城中看看!老子就不信了,他们会一点粮食也没有!”见李肇竟然像变了一个人似的,靳商钰的心情也是大好。

就这样,二人边说边谈,几息间便来到了禁军大营的练兵场。而此时的场地中央,早有一百名禁军军士整齐有序的站立着。带队之人正是“靳军”统领追风。

“末将奉旨率禁军百人小队向两位大人报到!今后愿听从大人差遣!”

“好!追风将军辛苦了!告诉兄弟们,今天的任务就是随本督办大臣出去走一圈!”

“是!”就在追风的回答之音还在天空中回荡的时候,靳商钰与李肇已然翻身上马,直接向洛阳城的繁华之地奔去。

当然了,这一百名禁军也是在追风的带领下,部上马,鱼贯而出。

就这样,没过一刻钟的时间里,靳商钰已然率领着禁军卫队来到了最为著名的聚仙阁正门前。

“快看啊!这是出什么事儿啦!竟然有军队开过来了!”

“是啊!你没看见吗!还有两个像是当大官的!真不知道他们这是要干什么啊!”

“可不是吗!难道,难道是这聚仙阁的老板得罪了大人物!”一时间,就在靳商钰的队伍开到这里的时候,也是让本就绵密的人群更加躁动起来。

“妈的,这外面的老百姓都快要死光了,这里到是一片繁华!唉,大晋朝啊!老子真是没法在这里混了!”心里想着的同时,靳商钰也是不停的用眼神扫视着周围的一切。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那李肇也是小声的对着靳商钰说道:“靳大人!咱们都来了!您看是怎么个宣传法啊!还请大人示下!”

“哦,不急,不急,等人再多一点,也不迟!追风何在!”

“末将在!”

“你速将军士排成两个方队,记住,军容要严,唯我号令!”

“末将领命!”就在靳商钰话音未落之际,那追风已然迅速的将这一百名军士分成了两队。

看到队伍已然将场清理开来,那靳商钰也是缓缓的走到队伍的中间位置。尔后便大声的喊道:“各位乡亲,各位大户人家!我知道你们都是这里繁华的象征,但你们知不知道,就在现在,就在大晋朝的四方,有无数的老百姓正在死亡的边缘!他们不需要锦衣玉食,一个窝头,一口菜汤,也许就是他们活命的最好食物”

“快看啊!原来他们是来说事的!不过,听说这灾情不是控制住了吗!为何他却这样说啊!

“你问我,我问谁啊!还是接着听吧!看这阵势,这人也不是小人物啊!”就在靳商钰十分动情的宣传着自己的主张时,周围的老百姓也是议论纷纷。

议论归议论,靳商钰该说还是要说的。只见他清了清嗓子,又再度说道:“我知道你们有很多的问题想问!告诉你们也无妨,我叫靳商钰是皇上特封的赈灾督办大臣!今天的早朝之上,皇上已然下了圣旨,凡我大晋朝之官员,必须拿出余粮集中赈灾,违令者,斩!当然了,作为普通的天朝子民,如果谁愿意主动的拿出粮食,我靳商钰愿意用钱来买!”

“什么,万岁爷竟然下达了征粮令!”

“这,这是真的吗!原来万岁爷还想着咱们老百姓啊!”

“你听说没有,这个姓靳的大人,还要买粮食!也不知道是真的还是假的!”

“肃静一下!我叫李肇,是靳商钰大人的副使!这一次,灾情特别的严重,请大家一定要伸出援手!你们放心,我们说给钱,就一定会给钱的!现在,靳大人还没有说完呢!请大家能不能安静一下!”看到场面有些乱,那李肇大声的帮着清场的同时,也是把自己的身份介绍给了人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