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厢苑。皇甫云的伤口已经完全愈合,长出的新肉泛着粉嫩的颜色,与原本的皮肤差了些许,就算完全恢复,也会留下淡淡的疤痕,不过已无需换药,反倒需要多多走动,让身体

的机能开始正常运作,对恢复大有好处。从受伤到养伤,皇甫云已经躺了好一阵子,也不能洗澡,就连解决生理问题也只能在床上,浑身也都泛着令人作呕的药味,虽然月柒每天都为皇甫云擦身,可一旦停止药

物,原本习惯了这些异味的皇甫云反而觉得难以忍受了。

所以还未到晚上,皇甫云便让月柒和月蓉打了洗澡水,还放了些桃花瓣,沐浴在里面,别提有多舒坦了。月柒为他收拾出一件他常穿的干净衣衫,看他将两条手臂搭在木桶边上,头向后轻轻的仰着,闭着眼睛,嘴角含笑,因为水温的蒸汽全身的皮肤都泛着粉红色,长发湿漉

漉的粘在脸上,不禁红了脸,又急忙回身,故作忙碌的低声道:“云少爷,伤刚好,不能泡太久的!”

“什么时候这水凉了,我就什么时候出来!”皇甫云悠哉的说道。

“我每天都给擦身子!”

“有的地方又擦不到!”皇甫云轻笑一声,睁开双眼,“我得收拾干净一些,才能去见绫罗啊!”

月柒原本十分羞涩,又听得他的后半句,才有些失落的说道,“什么样,绫罗姑娘都见过!”“万一她见我,又没有拒绝我的拥抱!”皇甫云闻了闻自己的手臂,说道,“我可不想破坏那份美好!”说完,皇甫云拿起挂在木通边上的毛巾,开始擦拭身子,这一用力,

牵动了长好的伤口,没忍住惨叫了一声。

吓得月柒急忙跑了过来:“刚长好的伤口,可别又裂开了!”

皇甫云无奈的笑了一声:“不会的,否则星叔叔也不会让我走动,又让我洗澡了!”“还是我来帮吧!”月柒有些生气的从皇甫云手中抢过毛巾,一边轻轻的细致的帮皇甫云擦拭身子,一边低声道,“绫罗姑娘让不让进门还未必呢,更别说她会见,又

双瞳剪水文艺女青年清纯美拍

让抱着她了!”

皇甫云轻叹一声,那笑容略微僵在嘴角:“她还是我的妻子吧!”

“拜过堂就是!”

“可我依稀记得……我们夫妻交拜时,她没有……”皇甫云不再说话。这令人心疼又让人觉得尴尬的氛围,让月柒有些透不过气来:“凤绫罗是皇甫云明媒正娶的妻子,整个洛阳县的人都是见证!再说了,又非她不娶,是早是晚,绫罗姑娘

,都是的妻子!”

“这么说,我就安心了!”皇甫云苦笑道,“骗骗自己……也觉得安心!”

“云少,听说可以出去走动走动了!”紫风月一边大步的走进,一边欣喜的说道,平日里的优雅,此时看起来有些焦急,显然她是真的很替皇甫云开心。

皇甫云一转悲哀,露出风流的微笑:“是啊,星叔叔告诉的?”“我每天都会去问星先生的状况,所以,我是除了星先生以外,第一个来看的人!”紫风月见皇甫云还在沐浴的桶里,月柒一言不发却又极其温柔的在为皇甫云擦身子

,像一个妻子,便一时惆怅起来,幻想着月柒的脸变成了自己的脸。

“的确是第一个!”皇甫云淡声道。

紫风月有些紧张的回身,撕扯着衣袖:“云少,怎么这个时候洗上澡了?连门都不关,早知道,我也不会如此冒失的就闯进来了!”

“我以为月蓉守在门口呢!”皇甫云笑道,“再说了,我又不是女人,怕什么!”

月柒轻声道:“月蓉可能给准备午茶去了,殷先生交代给我们的,以后每日的清晨,晌午,和睡前,都要喝一杯这养身子的药茶!”

“还要喝药啊!”皇甫云苦笑着摇了摇头,“以前受伤的时候,也没如此孱弱过!这一次,这药我是喝够了,床也躺够了!”

“这次的伤不同以往,换做谁,都是一样的!”月柒说道。

紫风月脑海里闪过那日皇甫云出现在曼陀罗宫营救自己的场景,不禁勾起了嘴角:“是啊,云少,那些机关,可是险些要了的命!”

皇甫云应了一声,随后轻声道:“风月,先回吧,洗过澡后,我还想睡会儿!”

紫风月虽然不想离开,但还是点了点头:“那我等醒了,再过来看!”

等紫风月走后,月柒才说道:“云少爷,一会儿不是要去找绫罗姑娘吗?怎么又要睡觉了?”

“我骗风月的,如果不这么说,她一定要缠着我,一时半会儿我也没办法去找绫罗!”皇甫云说道。

月柒故作叹气:“可怜的姑娘!”皇甫云向前靠了靠,回身看向月柒:“我答应过绫罗,不再与其他女子亲近的!我什么话都说了,若不是倾姨娘的关系,也许我会对风月更加冷淡,可是风月仍然不放弃,

说我还能怎么办呢,月柒?”

“太痴情的人都是自讨苦吃,风月姑娘也是,云少爷,也是!”月柒笑着将毛巾搭在木通边上,回身去拿衣服:我又何尝不是呢!

皇甫云笑着起身:“不愧是我皇甫云带回来的人,我一个动作,就知道我要干什么了!”月柒将里衣递给皇甫云,回身看向一边,此时月柒倒并未觉得羞涩,这种侍奉,月柒早已习惯,连月蓉也早已习惯,只是知道月柒的心思以后,月蓉就很少近身的侍奉皇

甫云了:“这么迫不及待的想要去见绫罗姑娘,别说是我,换做别人也会看出来的!”

香燕翻了个身子,缓缓睁开眼睛,一丝失落在她的眼中缓缓浮现。她故意装睡,就是为了让无燕和闻且两个人可以不必顾虑自己,沉浸在二人的甜蜜幸福里,可自己又不想做一个局外人,她很想知道自己的姐姐,会跟她喜欢的男人说些

什么。香燕并不担心无燕跟了闻且会不幸福,她担心白之宜还是不会放过她们,如果最终,自己的姐姐真的要嫁夫随夫,去了丐帮,一定不会像桃花山庄一样可以庇护她们安然

无忧,故而有些担忧。

还没等香燕找什么借口醒过来,无燕和闻且便已经双双出了房间,她才松了口气,坐在床边发起了呆。

原来形影不离相亲相爱的双生姐妹,终有一日,也会形影单只,孤雁单飞!

每次月柒想要扶住皇甫云的时候,皇甫云都会笑着甩开月柒的手:“让我自己走,我又不是瘸了腿!”

“我见总是踉跄,好像随时都会倒下去似得!”月柒说道。

“躺了太多日子,再加上走起路来,牵动着伤口也在隐隐作痛,所以走起路来才会有些奇怪,没事的,家少爷我还不至于那么虚弱!”皇甫云笑道。

“云少侠?”离了大老远,就听见无燕的尖叫声。

皇甫云眼见着她和闻且大步走来,便对着月柒耸了耸肩:“如果无燕的话太多,就帮我堵住她的嘴!”

月柒捂嘴笑了起来:“我可不敢!”

“云少侠,的伤都好了?”无燕惊讶的说道,“昨日看的时候,吃饭还要月柒喂呢!”

“是啊,今日星叔叔告诉我,我可以走动走动了!”皇甫云笑道,“我看的伤,恢复的也不错嘛!还是,因为有了爱情的滋润啊?”

闻且十分无奈的捂住自己的额头,无燕晃了晃自己和闻且十指紧扣的手:“因为我有闻且,所以我的伤好的可快了,所以是不是特别的羡慕我?”

“羡慕和闻且成了一对?”皇甫云笑着将手覆在闻且的肩膀上,“我要是喜欢男人,也轮不到啊!”

闻且无奈的摇了摇头,轻轻拿下皇甫云的手,动了动嘴唇:就算我也喜欢男人,云少侠,对我来说,有点老了!皇甫云似乎没有想到闻且居然让自己吃了个哑巴亏,无燕自然也看到了闻且的唇语,又看了看皇甫云的表情,笑的就差跳起来了:“云少侠,我和闻且说好去桃花林看桃花

去,从小看到大,我们就不邀请了!”

说完,两个人便贴着皇甫云的身子擦肩而过,无燕还小声的在皇甫云的耳边说道:“以后再调戏闻且,我和我妹妹可不帮去找《百花祭》剩下的毒花了!”

月柒十分好奇的问道:“闻少帮主刚才说什么了,露出这个表情?”“闻且说我老,他看不上我!”皇甫云看着无燕和闻且离开的背影,诧异的连嘴巴都闭不上了,“月柒,我就比他早出生六年,哪里老了?自己喜欢上了比他大的女人,居然

还嫌弃我老?他是忘记以前看我的眼神,有多崇拜和欣赏了!”

“云少爷,很少吃亏的,没想到,竟然在一个不会说话的少年身上吃瘪了!”月柒笑道。

“我觉得很受伤,我要去找绫罗索取温暖!”皇甫云苦笑道。

月柒撇了撇嘴:“我看还不如晒晒太阳来的温暖!”

“别总说这种丧气话,她要是不让我进,我就在门口站着,实在不行,我就装晕倒,她一定会很紧张我的!”

“云少爷,真这么做的话,如果绫罗姑娘还是铁了心的不出来,岂不是又要难过了?”

“她说了那么多狠话,我都记得,可我总是忍不住……月柒,我欠她的,有的时候,我真想死缠烂打,放下全部的尊严!”皇甫云低声道。月柒心里也明白他们之间的感情,凤绫罗很爱皇甫云,可她更放不下仇恨,便叹了口气:“云少爷,我回去了,如果我跟一起去,装作晕倒的时候,绫罗姑娘看到我,

也会知道,她就算不管,我也不会不管!”

“我怎么没想到呢?还是细心!”

“就算是贴身丫鬟,也是女人啊!绫罗姑娘看到和别的女人在一起,多少都会不开心的!”

皇甫云的眼中闪烁着十分明亮的眸光:“真的觉得,她会不开心,就算我旁边是和月蓉?”月柒轻轻的点了点头:“有一句话,憋在我心里很久了,云少爷,其实,绫罗姑娘在们成亲那日,刺杀老爷逃离后,还回来过!她点了我的穴道,想要去看最后一眼,可当时,在房间里喝的烂醉如泥,风月姑娘还在的身旁,她很伤心的离开了,离开之前,她对我说,她爱!我一直自私的没有告诉,可是现在一想,们之间的

感情,没有人比们自己更清楚了,就算我不告诉,也心里有数,对吗,云少爷?”

说完,月柒便回身大步的离开了。

其实听到这句话,皇甫云的心里并没有多少涟漪,他清楚凤绫罗对自己的感情,但更加清楚凤绫罗的性子有多冷漠。

其实,一个杀手,有多冷漠,就可以有多重情,她执着于给自己的母亲凤盈盈报仇,同样也执着于在自己有危险的时候偷偷出现,再悄然离开。

她一直都心存希望,只是在她跟自己的孩子胎死腹中后,才心如死灰,将所有的感情全部藏起。

皇甫云站在凤绫罗的客房门口,深吸了一口气,像一个涉世未深的单纯青年,带着一点紧张的情绪,敲了敲门。

凤绫罗正在翻阅《玄音煞》,就算不能练功,她也愿意花费时间去读这些武功宝典。听到敲门声,她轻皱眉头放下禁典,以往如果是送饭的丫鬟,不会敲门,会直接说话请示,若是月柒和月蓉,他们不会敲门也不会说话,只是轻推房门顺着门缝偷偷的看

着,所以来人只能是桃花山庄的其他人了。

想到这,凤绫罗便又冷了几分,才起身去开了门。皇甫云立马咧开嘴角,这抹微笑就像当初在烟雨阁第一次见到的那样,多情,风流,灿若桃花,但现在却多了深情:“绫罗,都不知道我来的这一路,有多波折,闻且那

个臭小子,他居然……”

“可以走动了?”凤绫罗十分惊讶的说道。

被打断了说话,皇甫云仍然滔滔不绝:“是啊,所以我第一个就来找了!不过伤口还是很疼,走一步就疼一下!”

“月柒和月蓉呢?没人跟着吗?”

“我没让她们跟着!”

凤绫罗惊讶的表情恢复了平静,透着让人难以靠近的冰冷:“皇甫云,忘记我说的话了?还是,想让我现在就收拾行囊,离开桃花山庄?”

皇甫云对于凤绫罗说这样的话,并没有感到意外和有多难过,他苦笑着扶着门边:“看在我迫不及待的来找的份上,让我进去坐一会好不好?”

“恐怕不好!”

“说,不让我靠近,不让我缠着,却没说不让我同说说话!绫罗,就这一次,此后我忍着!”“皇甫云,我已经为了,一再不信守承诺,可我们不能每一次都这样,可以忘记所有的痛苦回忆,可我不能,因为孩子不是在的肚子里生长,也不是每一日小心翼

翼的期盼和担忧!”

“想让我怎么做,才能原谅我?”每次说到这个话题,就算是皇甫云,也无法保持微笑了。

“现在,回该回的地方!”凤绫罗淡声道,“最好是,忘了我!”

“如果能忘了我,我就忘了!”皇甫云心里十分清楚凤绫罗做不到,就像自己做不到一样。

“那我们之间,恐怕也没什么好说的了!”凤绫罗将皇甫云把在门边的手推了开,随后用力的关上了门。

这一推,皇甫云重心不稳,牵动着伤口撕心裂肺的疼,不过好在这疼痛感很快就减淡了,皇甫云才呼了两口气,让自己的声音没有异样感:“不开门,我可就不走了!”

凤绫罗有些生气又有些的无奈的叹了口气,她站在门口,方才冷漠的表情也变得忧伤起来。皇甫云靠在门旁,轻轻的勾了勾嘴角:“我记得以前,还住在天享客栈的时候,我们有一次因为误会,也是不给我开门,不让我进去,我也是像现在这样,一直站在门口等,只是那个时候是冬天,还下着雪,见我晕倒了,才慌了似的扶我进去,那个时候,虽然在利用我,可是那紧张的情绪,一定不会是假的!绫罗,如果不怕

我中暑,再次晕倒,就狠下心,一直不开门!”这个皇甫云,每次都要用苦肉计,来让我心软!凤绫罗无奈的回去桌旁,为了让自己分心,她还是拿起《玄音煞》观阅,只是心情有些凌乱,怎么都无法全神贯注,总是

忍不住往门口看一看,那个身影是否还在。

“不用在意,可以继续保持,反正星叔叔说了,我多晒晒太阳是有好处的,对我这么冷漠,我只有晒晒太阳才觉得温暖一点!”

皇甫云有意无意的胡言乱语,让凤绫罗是又好气又好笑,她支着下巴,靠在桌子上,就这样直直的看着门口那淡淡的身影,好像,平静了许多。直到那身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缓缓倒了下去,凤绫罗的眼中才多了几分慌张,脸色也变得煞白,她腾地站起身来,跑向了门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