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而卡罗尔同样也在逃亡,顾寒州等他们逃离安全地带,为了防止卡罗尔也逃走,他在爆破边缘,还没有完全脱离危险,就直接开了所有的爆破。

一时间,水面炸出了无数水花,卡罗尔的船在一瞬间瞬间撕裂成碎片。

而他在边缘也没能幸免,身上即便穿了防弹衣,还是被扎得全都是血。

他从船上掉了下去,陷入昏迷。

而他们的船也感受到了余波,傅影让其余人先走,留下一条船,他要去找顾寒州。

生要见人,死要见尸,无论如何都要给爸妈,给许意暖一个交代。

一同留下来的还有威廉,两个人在海上找了很久,最后在一块浮板上发现他的身体。

他坠海的时候,身上受了重创,但没有立刻陷入昏迷。

强烈的求生欲,让他攀附了一个木板,身子缓缓上升。

傅影便把他打捞上来,一路送到了顾微的家中。

整个城市,如果厉训和顾微夫妇救不了,那也不用让别的医生看了。

气质温婉美女洁白长裙长发披肩私房写真图片

……

许意暖因为傍晚时分季修突然来的那一趟,就一直心神不宁,右眼皮一直都在跳。

晚上吃饭的时候,她打了无数个电话,他今天出门的时候告诉自己,等他回来吃饭,他一定会回来的。

可,现在电话无人接听。

她一颗心都七上八下的。

“妈咪,爹地呢?”

念暖也意识到氛围不对劲,小心翼翼的问道。

“们爸爸有事,晚点再回来,我们先吃。意暖,也吃一点,别这样,孩子都在呢。”

纪月好心提醒。

她闻言,吐出一口浊气,勉力露出一抹笑容。

“对,爸爸晚点回来,我们先吃,我给他留菜。吃吧,别饿着。”

她佯装无事人,开始吃饭。

只是每一口,都如同嚼蜡,艰难的从喉咙送到了肠胃。

米饭卡在喉咙里,火辣辣的疼着,她差点没忍住哭出来。

她极力忍着,好不容易等这顿饭结束,纪月带孩子上去,然后再下来看她。

“先回房休息吧。”

“我在这等他回来。”

“在房间等也是一样的。”

“不了,先回去休息吧,我就在这儿等。好了,别管我。”

她推着纪月离开,然后重新回到了沙发上,继续躺着。

她蜷缩成一团睡在沙发上,睡眠很浅一直留意外面的动静。

就在这时,她好像听到了开门的声音,陡然一个激灵睁开了眼睛。

她立刻朝着玄关跑去,看到顾寒州正在换鞋。

“顾寒州!”

她情绪激动的要命,立刻跳了起来,挂在了他的身上。

“吓死我了,怎么现在才回来。我怎么没有听到汽车的声音,是怎么回来的?对了,没事吧,季修哥哥特地来了一趟,我还以为出事了,让我看看,怎么了……”

她现在脑子里有无数个问题等着他回答,可下一秒男人却直接吻住了她的嘴巴,余下的话全都梗塞在喉咙里。

“唔……”

她紧紧地揪住他的衣服,也不问了,他平安回来就好。

他还穿着出门那一套,只是有些灰尘,也不知道在哪儿弄得,脏兮兮的。

这个吻很长时间才结束。

他意犹未尽的松开她的唇瓣,温柔的抚摸她的脑袋:“怎么没睡?”

“等,不回来我睡不着。我眼皮一直在跳,还好没事!”

“看,我现在不是回来了吗?”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她喃喃重复着这几个字,想到什么说道:“还没吃饭吧,我给留了晚餐,我去给热一热。”

“不用麻烦,我不饿,我只想看看……”

“那怎么行,晚饭要吃的,不然夜里饿的胃难受。”

她急急忙忙的说道,随即转身进了厨房。

顾寒州跟着她,也想进去帮忙却被她阻止。

“什么都不用干,只需要在这儿看着我,等着热饭出锅就好了。”

“好,我就看着。”

他倚靠在门框上,看着她忙碌的背影,眼底全都是温暖的笑意。

“今天们还顺利吗?”

“嗯。”

“有人受伤吗?”

“有。”

“没事就好,他们都看医生了吧。”

“看了。”

“肯定很累吧,说话都只有一两个字。”

“暖暖,回头看看我……”

这一句话倒是有好几个字,但是却很无力,仿佛很虚弱一般。

她闻言,立刻转身看着他,她的手里还端着他爱吃的牛腩。

可回头,屋内空空如也,本该有他的地方,却什么都没有了。

她立刻跑出厨房,喊道:“顾寒州?上楼了吗?顾寒州……”

纪月听到声音下了楼。

“怎么了?顾寒州回来了吗?”

“刚刚,刚刚回来了,可是一转眼他就不见了。他让我看看他,我一回头……他本来站在这儿的,就这儿!”她指了指厨房门口:“就靠在这儿!”

“是不是眼花了,我刚从楼上下来,可什么都没看到。”

“不可能,他刚刚回来,还换了鞋子……”

她着急忙慌的走到了玄关,发现大门紧闭,她记得顾寒州回来的时候没有关门。

她也忘记关了,一心想要给他做饭来着。

对,他还换了鞋。

鞋子呢?

居家拖鞋还在原地,也没有换下的皮鞋。

可……明明就是他啊?

刚刚那个拥抱那个吻还那样真实,怎么一眨眼人都不见了呢。

“顾寒州,出来,是不是上楼了!”

她有些接受不过来,就要上楼找人。“好了,别把孩子吵醒了,她们才刚睡下。我刚下来,有没有人上去,我能不知道吗?我知道现在很担心顾寒州,我能理解的心情,他的确没回来,别这样,别

吓我好不好。”

“为什么不信我?我真的看到了顾寒州,他还抱我,还让我看看他。真的,信我好不好。他不在楼上,肯定在院子里,我去找他!”

“许意暖……”

纪月想要拦住她,但是却被她挣脱。

她跌跌撞撞的跑到了花园,可花园空荡荡的,哪里有顾寒州的身影。“顾寒州,出来啊,我看到了,告诉纪月,我没有骗她。出来好不好,晚饭马上就好。是不是在怪我,没有好好看,对不起,我应该什么都不做,好好看着

的……”“顾寒州,出来好不好?”她撕心裂肺的喊着。